花伦乐队

2022年12月20日

花伦乐队,来自武汉,成立于2004年初冬。风格为post rock,experimental noise。这是一支纯粹的后摇滚乐队,一支具有浓厚人文气息和理想情结的乐队。

乐队资料

  名称:花伦   成立:2004.11   来自:武汉   合作厂牌:狐狸尾巴唱片[Fox Tail Records]   现成员:丁茂/吉他;朱明康/吉他;刘嘉/贝司;李京/鼓   曾经加入:左翼(鼓手)/小鱼(鼓手)

乐队简介

  因为对日本后摇名团Mono的追随,这支成立于2004年的创作团体曾经被听音老炮所诟病;更多时候、更多听者,在他们的声音中找到的是他者对生活的温情观照,尽管这样的声景可能会来自爆裂的吉他音墙。浓厚的人文气息和执着于美好情境的再造,这正是花伦的特点。像乐队吉他丁茂所言,这张收录了乐队2006--2007年作品的唱片,所封存的就是这样的时光中的情感。   “它勾勒出我们曾期盼出现的银色梦境,记载着一段饱含辛酸却又美丽的旅程,如今成为甜蜜而脆弱的回忆”;这是来自另一位乐队成员——贝司手刘嘉对新唱片的描述。   花伦乐队2004年11月成立于武汉。早期风格偏向于Brit-Pop,在经过初期成员频繁变动后,慢慢对Post-Rock和噪音美学产生浓厚兴趣,并在创作中表现出明显的纯器乐情绪化的倾向。乐队在07年6月开始13个城市的全国巡演,至07年底当时成员已创作出专辑《Silver Daydream》的所有曲目。2008年6月乐队发行首张专集《Silver Daydream》,得到外界广泛关注与认可,被认为是中国新生代后摇滚乐队的优秀代表之一。   如果你喜欢夜的宁静与黑暗,喜欢夜的放肆和温情,你可能会爱上他们。他们总是在阑珊处呢喃着,抑或暗自躁动着,而这些最终却又被埋伏已久的记忆碎片或者生活片段冲击地杳无影踪。不过,他们有时迸发出来的晶莹剔透,足够温暖你那黑夜里冰冷的耳朵,让你洋溢着些许激情,去应对冷漠的高级动物。

专辑介绍

(2008)--Silver Daydream[全长,狐狸尾巴]   

曲目列表:   

01. 造访者 Q   

02. Silence   

03. A moment of fear   

04. My diamond star   

05. Are u sure to universe?   

06. You are here   

07. 竹田の子守呗   

08. silver daydream

成员介绍

吉他:丁茂

  自由职业者   当他彻底厌恶了在琴行教琴的工作之后,便陷入了后摇的泥淖之中。内敛而低调的性格使他为花伦营造出冷静而富有张力的氛围。凭着他对情绪的把握和结构的考究,花伦总是显得大气而从容。运用噪音墙的铺垫,让花伦的音乐充满涤荡人心的力量。

吉他:朱明康

  湖北大学中文系研二学生。   腼腆而平淡,富有人文理想的文学青年。从早期对suede的迷恋到现在的mono,造就了他善于把握旋律的特性,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能很好把握整体旋律 感,制造出精致,细腻的音符,让伦敦之花绽放的艳丽动人。

贝司:刘嘉

  自由职业者   再没有一个同龄乐手象他那样流露出对音乐的执着和狂热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音乐。对音符的敏锐和富有韵味的BASS线条,构建了花伦音乐的整体轮廓。

鼓手:左翼

  公司职员   早期的酒鬼、嬉皮到现在冷静的大起大落,他总是能很好的将情绪收放自如,过人的音乐天赋渗透在他充满灵气的鼓点中显露出来。情绪作为后摇滚里至关重要的根基,被他很好的领悟到了。花伦可以随着他的节奏,在冷静中爆炸,在炽热中凝固,情绪得到完全的释放。

乐队评价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在中国这样一个资讯并不十分发达,音乐整体水平落后的国家,但凡西方有新兴音乐类型出现,到也能够快速传播,借助互联网的途径迅速累积成一个小范围的乐迷群,但又由于本身音乐文化的脆弱而扩张缓慢,难成大器。想一想前几年的“北京地下硬核”、“说唱金属”风潮,看看现在涌现出来越来越多的“CORE”类乐队,这一快一慢的对比,恰好是打口文化交接互联网时代的中国新音乐一种怪异的传播现象。那么,在种种的所谓“现象”里,又怎么会少了这些年在欧美风靡一时的Post Rock(后摇滚)?惘闻乐队已经积累了不少人气,而台湾也出现了甜梅号、Selfkill,今年又有一支器乐乐队冒了出来——花伦。   与以上三支乐队略有不同,花伦并不急于树立自身独特的风格,或者说他们觉得日本的Mono就是东方器乐摇滚最完美的范本,于是模仿自是难免。从哀愁淡漠的冷色调描述,到晶莹剔透的吉他音色;从简化但沉重的鼓点,到迅雷奔驰般的高潮刷弦,花伦可是一口气把Mono的看家本领学了个够。其实,无数的所谓中国新音乐都是借助互相网或者打口,从西方二手资料里传播过来从而发生,而并非是基于自身音乐文化的发展而出现,所以模仿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在这个问题上,到没有必要对花伦过分指责,模仿的岂止是他们,更何况他们学的像,学的好,还有许多乐队连模仿都不会。   要在花伦乐队身上找一些亮点,倒也不是难事。他们比Mono更为旋律化,如果花伦在前,Mono在后的话,那么定当是这支中国乐队强于后者。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幻想罢了。除了结构框架和手法上的类似,花伦乐队在旋律氛围上要更为柔和甜美,爆发时亦不会太过狂躁,绝不至于像Mono那样用近乎歇斯底里的噪音宣泄囤积在胸中的烦闷与暴力。但正因为这样,也导致了花伦乐队的旋律反复过多,难免单调。   说起Mono就必须提到日本,既然花伦如此钟爱Mono,那么对日本文化自是饶有几分兴趣。这张名为《银色白日梦》的唱片,开场曲“造访者Q”,就与一首日语歌同名,而接下来的“竹田の子守呗”更是出自一首70年代著名的日本民谣。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曾经就被人用中文填词演唱过,名为“祈祷”。想起来,Mono乐队也曾用后摇的方式演绎过那首经典的“Yesterday Once More”。这两支乐队到真是步调一致。   在这个下载成风的互联网时代,年轻人的饥渴以及渴望宣泄和表达的程度,并没有和自身的音乐文化、传播途径以及唱片市场规范,形成正比。这造就了花伦,也会毁了花伦。毕竟,学之者生,仿之者死,只有优秀的艺术创造力才能真正打动乐迷的耳朵。

相关事件

  黑夜献给耳朵   ——记武汉“花伦”乐队   算了吧,如果你想从这只乐队身上体验快乐,那么请远离他们。在他们身上,丝毫没有显现出朋克城市的火热和泼辣,有的只是南方人的细腻与敏感。花伦乐队永远只是安静地向你倾诉一个个故事,它们或者悲凉,或者温暖,或者忧伤,或者暴戾。   这是一支纯粹的后摇滚乐队,如果你是一个对演出充满激情的旁观者,他们只会让你扫兴至极,他们永远无法让你找到可以放松肢体的律动节奏。他们演出从来没有什么多的话,有的只是大片的吉他噪音墙和回授音。   这是一支具有浓厚人文气息和理想情结的乐队。他们只是在不厌其烦的用大范围的延时和混响为你营造一个忧伤的梦,而你似乎总是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刻去清理这些支离破碎的忧伤,可是当你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的时候,吉他噪音墙的巨大轰鸣伴着跌宕起伏的轮拨呼之而出,不断击打着你内心静谧而软弱的地方,让敏感的神经末梢变得更加脆弱无比。不过你得庆幸的是,你只是在他们编织的梦里黯然伤神。真正黯然伤神的是他们自己,内心的不安和忧虑早已悄然潜入,你等待他们的爆发,可那正是他们的疼痛之处,不经意间的肆无忌惮和不安,被赤裸地暴露在你的眼前。这使你又不得不相信,他们叙述的故事,都是真的,那甜美的,温暖的,忧伤的,烦躁的,不正是我们的生活吗?那些温暖与甜美承载着理想,而那些忧伤的,暴戾的故事,又填充着我们真实的生活。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功利主义者,请放弃他们。   如果你喜欢夜的宁静与黑暗,喜欢夜的放肆和温情,你可能会爱上他们。他们总是在阑珊处呢喃着,抑或暗自躁动着,而这些最终却又被埋伏已久的记忆碎片或者生活片段冲击地杳无影踪。不过,他们有时迸发出来的晶莹剔透,足够温暖你那黑夜里冰冷的耳朵,让你洋溢着些许激情,去应对冷漠的高级动物。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