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国炳

2022年12月20日

熊国炳(1893—1960),生于1893年,四川省通江县熊家湾(今万源市竹峪乡太平村)人;1932年参加革命,次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当选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后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后担任西北联邦政府副主席、四川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红四方面军总后勤部经理处处长;长征结束后参加西征,与陈昌浩、徐向前等组成西路军军政委员会;1937年3月13日,与李先念、王树声等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在敌军的围追堵截之下,熊国炳不幸被俘,他化作伙夫脱离险境,沿途乞讨到达酒泉,后一直隐姓埋名,建国后曾返回故乡,1960年在病饿交加中离世。

人物简介

 熊国炳,原名熊廷南,生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通江(今万源市竹峪乡太平村)人。10岁读书,12岁因家贫失学。父母迫于生计,忍痛将熊廷南过继给焦家坪熊邦杰为子,更名熊国炳。

人物履历

  熊邦杰以行医为业,勉强糊口,使熊国炳重新入学。一年后弃学,随养父采挖中草药。民国5年(1916)4月,养父于出诊途中不幸溺水去世。年余,养母也一病而终。熊国炳孤独一人,债台高筑。民国9年12月,娶太平山赵紫香为妻。熊国炳不堪忍受地方势力的欺压,愤然离开熊家坪,搬上太平山与岳父同住。5年后到天池寨开垦荒山,一家人搬进深山老林,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熊国炳在一次捕猎中误中他人所设毒箭,竟用草药敷好伤口,保全了生命,被山里人称为“巴山勇士”。民国19年春迁回熊家湾老家,靠狩猎、贩卖山货、打短工、抬滑竿以维持生计。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入川后,熊国炳被群众推选为竹峪乡赤卫军队长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1933年1月,熊国炳在创建赤北、赤江、洪口、南江、巴中等五县(区)苏维埃政权中,积极肯干,勤奋努力,受到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的赞赏。经邝继勋、袁克服推荐,担任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委员,参加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的筹备工作。2月初,经袁克服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川陕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上,熊国炳当选为中共川陕省委常务委员会委员。

  1933年2月中旬,成立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熊国炳被推选为川陕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抓政权建设,实行土地革命,组织地方武装,发展工农业生产,政绩斐然。是年6月反“三路围攻"胜利后,根据地扩大一倍以上。熊国炳带领工作组,日夜兼程,仅10多天就建立江口等6个县苏维埃政权。在8月初川陕省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仍被选为川陕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熊国炳亲自签署发布《川陕省苏维埃政府肃反条例》等重要文件,力主肃反实事求是,注意保护革命干部。赤江县苏维埃主席赵有义,有人诬告他田多地广,招租纳佃。熊国炳与省工农监察委员会主席商议,及时派员调查后,亲赴毛浴镇召开赤江县苏维埃执委会议,澄清事实,并保荐赵有义任川陕省戒烟局局长。1933年12月底,长池县原下两区团总廖丰伍纠集30余人,乘夜袭击元潭乡苏维埃政府,抢走红军运输队的枪支。正在下两区指导工作的熊国炳获悉后,立即带赤卫军、游击队50余人追捕,将廖丰伍等全部抓获。

  在反“六路围攻”中,熊国炳奔忙于战争前沿阵地,组织后勤人员送粮食、运弹药、抬伤兵。1934.年7月,反“六路围攻"进入最激烈阶段,为赢得万源保卫战的最后胜利,熊国炳派人到后方向群众买粮、借粮;又亲自带人在南天门、青龙观等大山区走乡串户,动员老百姓捐献玉米、洋芋。在激烈的战斗中,熊国炳带领通信员冒着枪林弹雨抬伤员。运输任务紧急时,又命通讯员牵他的马去运送物资。熊国炳还多次组织慰问团,到大面山、玄祖庙、南天门、青龙观等前沿阵地慰问红军。

  1934年12月,在川陕省第三次工农兵代表大会上,熊国炳再次被选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翌年春,熊国炳率领川陕省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离开根据地,向西转移。红军撤出川陕革命根据地后,军阀和地主还乡团实行残酷的阶级报复,整个苏区陷入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中。熊国炳尚未成年的长子被还乡团杀害于石磐关,次子被打死在观音岩,妻子赵氏带伤外逃被活活饿死;生父熊朝兴、生母邓氏数次遭捆打吊押,肢体残废;弟熊廷文,受到百般摧残后,逃至深山结宅而居;已出嫁的三个妹妹,均遭还乡团的残酷迫害,流落他乡。

  1935年5月,张国焘成立自任主席的“西北联邦政府”后,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成为有名无实的机构。熊国炳对张国焘的独断专横不满,受到张国焘的冷遇。熊国炳在愤懑苦恼之时,中共川陕省委妇女部长张庭富深知他对党忠诚,十分钦佩,经常安慰他,劝导他,逐渐产生了爱恋之情。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得知此情后,在戎马倥偬中为他俩牵线搭桥,在毛儿盖结成革命伴侣。是年11月18日,熊国炳任西北联邦政府副主席。1936年1月,四川省苏维埃政府在芦山县城成立,熊国炳任省苏维埃主席。6月底,红二、四方面军在甘 孜会师后,将大批党政干部派往部队任职,熊国炳任红四方面军总后勤部经理处处长。10月,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后,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作战。11月10日,党中央批准成立由陈昌浩、徐向前等11人组成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熊国炳为委员。西路军与数倍于己的马步芳马家军血战河西走廊,鏖战倪家营,浴血梨园口,最后兵败祁连山。1937年1月,熊国炳和郑义斋率后勤总部和红九军余部在临泽突围,张庭富英勇牺牲。3月13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石窝山成立,由李先念、王树声等人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熊国炳任委员。因战况紧急,熊国炳将后勤部200余名工作人员全部编入战斗连队,随西路军右支队行进。右支队被敌人冲散,大部分指战员壮烈牺牲,熊国炳的警卫员中弹长眠疆场。熊国炳单枪匹马冲出敌群,刚跑上雪山,后脑被子弹擦伤,战马又被打死,将他摔进一个雪坑,脚被冻烂,仍以强大的毅力爬行。至半夜,巧遇两位打散的战友,他们在崖下烧起一堆火,将熊国炳腿上的冰烤化。此时,毕占云支队的参谋方震带着一班人寻找部队,与熊国炳相遇。方震留下5名战士搀扶熊国炳追赶部队。在一个雪山脚下,又碰上数十名马家军骑兵,熊国炳被俘。熊国炳只承认是个伙夫,敌人见他穿戴破烂,双脚被冻坏,估计不是什么大官,就把他关在裕固族头人的帐篷里,后被头人悄悄放行。熊国炳带着伤痛,沿祁连山西行,到酒泉屯升乡九家窑后,被一位张姓老人收留,并用土法给他治愈了冻伤。为不连累张大爷,熊国炳到了酒泉城。酒泉城里,国民党正大肆搜捕红军,将熊国炳列入“首犯”之一,悬赏1200元钢洋活捉他,悬赏600元买他的人头。熊国炳白天在王家醋坊帮工,晚上藏王爷庙神像后安身。后经人介绍,与白玉生结婚。熊国炳为怀念张大爷的营救之恩和张庭富的相爱之情,遂改名张炳南,起早贪黑挑货郎担,摆纸烟摊,卖盐、卖大饼谋生。民国34年(1945),全家人搬到玉门油矿做工,因收入微薄,仍不得温饱。民国37年底又举家返回酒泉,靠卖火油、摆干果摊为业。

  民国38年(1949)9月下旬酒泉解放,熊国炳的三个养子均已成人。1951年9月,熊国炳向人民政府填写参加过革命的登记表,政府给“补助款”50元、麦子4石。熊国炳以此为本,经营磨坊。年底,熊国炳乘车到陕南,翻越200里巴山,只身回老家,在康家梁见到脚趼眼瞎的父亲。自此,他与父亲、弟弟同住。1952年2月28日,万源县给熊国炳家填发了土地房产所有证书。乡亲问熊国炳为啥不找党和政府?熊国炳沉痛地说:“川陕根据地出去那么多的人都死了,但我还活着,我没有脸去找组织。"1956年冬,熊国炳向邻居借款40元作路费,返回酒泉。1957年底,民政部门补助熊国炳200元,帮助他和老伴一道迁回四川老家。熊国炳想长留故土,因山高坡陡,缺少面食,老伴生活不便,于1959年4月再次复迁酒泉。回到酒泉,子、媳均已外出,生活更加困难。1960年10月底,这位身经百战,年届62岁的红军高级将领,隐姓埋名20多年,终于闭上了眼睛,拖着浮肿的身躯去追赶“川陕根据地出去的那么多的人……”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