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好古

2022年12月20日

秋山好古(1859年2月9日-1930年11月4日)是大日本帝国陆军大将。从二位勋一等功二级。幼名信三郎。在日本海海战中担任参谋的秋山真之是他的弟弟。秋山好古以日本陆军身份参与了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在日本,因曾在日俄战争中击败号称世界最强的哥萨克骑兵,秋山好古被称作日本骑兵之父。

早年经历

秋山好古 是爱媛县人,松山藩士秋山久敬三子。小时候名为信三郎,明治元年(1868年)他的弟弟秋山真之出生。因为家里养不起太多的孩子,父亲想送秋山真之到寺院出家。(这个秋山真之后来成为海军名将,日本海大海战的实际指挥官,人们习惯将他们俩一直称为“秋山兄弟”。)可是爱护弟弟的秋山好古坚决不同意,只得不了了之(有意思的是,秋山真之自己反倒一辈子都想当和尚)。为了挣生活费,秋山好古就去工作了,不过只是在澡堂里烧水。工作之余努力学习。17岁的时候,他单身前往大阪,在那里在谎报岁数的情况下,通过了师范学校的考试。毕业后,在名古屋的县立师范学校(现爱知教育大学)附属小学任教。小学教师的薪酬很微薄,随后,在松山藩前辈和久正辰的劝诱下,考进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难道不想找一个除了生活费以外,还有一些零花钱的学校吗?”据说当时这位乡贤是这么激发他的。1877年5月入陆士旧3期,1879年12月22日授予陆军少尉军衔。骑兵第1大队附,陆军士官学校出仕。1885年12月24日毕业于陆军大学第1期。参谋本部出仕,东京镇台参谋。于明治20年(1887年)7月留学法国,学习刻苦努力,把钱都用来购买书籍,得了伤寒病都不舍得花钱治疗,搞得头发都掉光。三年时间里好好学习了骑兵战术。他可不只是镀了金,真正成了一块金子。

骑兵名将

日本人日清战争徐邦道

义和团运动(日本人称为北清事变)时,还参与八国联军前来镇压义和团。接着就当上了在天津的清国驻屯军司令官。和直隶总督袁世凯的关系混的不错,1902年6月21日晋升陆军少将。真正确立秋山好古赫赫战功的是1905年的日俄战争。日俄战争中他作为骑兵第一旅长(第二军)出征,力主骑兵应集合起来机动大战,而不应分散搞侦查,而且为了避免骑兵的攻击力的贫弱,力主带上重机枪,后来的甚至带上了火炮。因此奉天之战中打破了三倍于己的,号称世界最强的哥萨克骑兵的突击。特别是沙河会战后的黑沟台会战,以8千人的兵力顶住了11万俄军进攻达三天,用机关枪骑兵再次打败俄军,赢得了战役转折点,迫使俄军第二集团军司令丢官。秋山好古是日军从所谓的“日俄战争中的最大危机”走出、并走向胜利的大功臣。他还派骑兵深入敌后,焚烧粮草,截断交通,有名的敌后横断三百里就是说的他的部队(1日里等于4公里)。

功成身退

战后任骑兵监,海牙和平会议代表,第13师团长,近卫师团长。1916年,又任朝鲜驻扎军司令官,11月16日晋升陆军大将。1920年担任教育总监。日俄战争前在给弟弟的信中曾言:“国家的衰退,一直是从上流社会的腐败开始的”,“我多年以来的观点一直是,“一家一族,都应该在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后,就立刻放弃名利而隐居”。1923年3月30日为履行早年诺言,放弃了元帅职务不就,甘愿以退役陆军大将的身份回到故乡松山任北伊予中学校长。1930年11月4日去世。曾获二级金鵄勋章,授勋一等旭日桐花大绶章。后世作品《坂上之云》和《进击的巨人》都以他作为主角。

性格逸闻

因为鼻子大而挺所以得了个“鼻信”的绰号,身材高,皮肤白,眼睛也很大,在陆军大学期间被德国教官误认为是欧洲人。因此也经常受到女人的爱慕。然而他自己却说男人长得英俊有什么用,丝毫不以长相为荣。

很喜欢喝酒,打仗的时候也在水壶里装酒喝。卫兵为了奉承他在自己水壶里也装了酒给他和喝。因为嗜酒过度导致晚年得了严重的糖尿病。

极度讨厌洗澡,据说在日俄战争的时候只有洗过2次澡。军服也从来不洗不换而长了虱子,靠近他就能闻到一股臭味。部下和同僚劝他洗澡都被他以“在战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洗澡的时候就无法处理”和“军人千里迢迢来到战场难道是为了洗澡吗”加以拒绝。

退役后一直不愿谈起自己的功绩。任职校长期间每当学生们要他讲述日俄战争的故事或者要求看他的军服都被他谢绝。

弟弟秋山真之出生的时候因为家里贫困,打算把真之送到庙里去,秋山好古恳求父母“将来要赚豆腐那么厚的钞票养家,不要把弟弟送到庙里”。

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得了伤寒。没有去看医生导致头发全秃了。

生活十分简朴。一直把腌萝卜当吃饭的小菜。真之来家里借住的时候也只有一个碗,自己吃完把碗借给弟弟。不舍得穿袜子。

没有物欲。打了胜仗把战利品和奖赏都分给部下。

参加第二回万国和会的时候。别人发表演说的时候他鼾声如雷地打瞌睡。一起参加都筑馨六提醒他注意形象。他回答“演讲内容我都了解了”。

去法国留学时,陆军大将山县有朋托他给法国高级军官送礼物。结果秋山好古喝的酩酊大醉,礼物在地铁里被人顺手牵羊偷走。

后世评价

“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靠兄长”——弟弟秋山真之

  秋山好古考虑到弟弟真之的将来,说着“呆在乡下成不了优秀的男子汉,还是来东京吧,由我来监督,一定要扎扎实实地学好本领”,将真之招来。

  好古照顾起了真之,不过一点也不温柔,而是非常严厉的教育。比方说,在松山的母亲担心真之在东京太冷而寄来了棉袜,好古说“是累赘”让给脱了;又例如,下雪天真之在玄关磨叽磨叽,好古怒吼道:“在磨蹭什么”,“木屐带断了正在修”,“光脚去”。

  晚年的秋山真之,当有人来访自家时,不论面对亲属中哪位年长者,都是自己朝卧室背向而坐,绝不把这个座位让人。只有在兄长好古来访时,自己站起将坐垫翻过来,按照正规的礼仪让好古坐在卧室的那头。

  真是可怕的兄长,但真之经常对他人说:“我有今天的成就,全靠陆军的兄长。”

  “秋山是天生的元帅”——白川义则中将(之后的大将)

  曾有叹息说“秋山天生就是做元帅的料。日俄战争时击破了俄军770队11万几千的哥萨克部队却没有得到成为元帅的评价。。。”的人。听到这种言论的白川义则劝说道:“不该这么说。秋山就是天生的元帅。”

  “孩子的教育法”——母亲贞

  福岛安正将军有一天去拜访贞子夫人时,诚恳地问到孩子的教育法。贞子夫人谦逊地只是回答道:“对我这样的老顽固来说,只是一些普通的事罢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教育。只是好古小时候身子骨很弱,只有这点是养起来蛮辛苦的。”

  “对衣物有不小的兴趣”——妻子多美

  别看秋山那样,对衣物有着不小的兴趣哟。穿着喜欢的衣服就笑嘻嘻的很高兴,穿着简陋的衣服情绪就会不太好。嗜好很少,只是对衣物很痴迷。会穿着很脏的衣服满不在乎地到久松大人的御邸去,真是一点都不能疏忽啊。

  “和乃木大将的性格相似”——森冈守成大将

个人年谱

松山城松山比足武士明教钱汤

1875年:参加大阪师范学校入学考试。

1876年:从大阪师范学校毕业。在大阪府北河内(寝屋川市堀沟)58番小学校(寝屋川市立南小学校)和名古屋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校任教

1877年:考入陆军士官学校。

1879年: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任陆军骑兵少尉。

1883年:任陆军骑兵中尉。进陆军大学校第一期学习班。

1886年:任陆军骑兵大尉。

1887年:作为久松定谟辅助留学法国圣西尔军校学习骑兵战术。

1892年:任陆军骑兵少佐。

1893年:担任骑兵第1大队大队长。和佐久间多美子结婚。

1894年:参加甲午战争。

1895年:任陆军骑兵中佐。

1897年:任陆军骑兵大佐。

1901年:任日本清国驻屯军守卫队司令官。

1904年:在日俄战争中担任骑兵第1旅团旅团长,隶属第2军,在沙河会战,黑沟台会战,奉天会战运用骑兵战术和俄军作战。秋山支队中永沼敢死队在俄军后方活动的故事后被改编成小说u2018敌后纵横三百里u2019。因此被称为日本骑兵之父。

1909年:任陆军中将。

1915年:近卫师团长。

1916年:任陆军大将。

1920年:任陆军教育总监。

1923年:编入预备役。(曾被推选为元帅,被秋山婉言拒绝)。

1924年:应本人愿望担任北予中学校(现爱媛县立松山北高等学校)校长。

1930年:因病辞去校长职务。由于糖尿病引发心肌梗塞在东京陆军军医学校去世。享年71岁。墓所在松山市鹭谷墓地。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