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舞影

2022年12月20日

花舞影,日本崆峒派掌派人,师承中国崆峒派第十代掌派人燕飞霞。同时花舞影也是崆峒武术流派中的花架门掌门人。

简介

花舞影,原名甲斐睦子(以下简称花),日本崆峒派掌派人,师承中国崆峒派第十代掌派人燕飞霞,也是燕飞霞的妻子,生于东京的外交官家庭,就读于德国/奥地利,自维也纳商业美术大学毕业后游历了中东和东南亚,回日本后从事德语的翻译工作。

1981年作为太极拳团体的一员首次访问中国,在陈家沟和上海等地接受了研修。其后数次造访中国大陆/台湾及香港。

1987年在广州师遇到崆峒派武术第10代掌派人燕飞霞老师,深受感铭。

1990年与燕老师结婚后作为老师的助手在东京指导花架拳等崆峒派武术。

1992年毕业于日本针灸理疗专门学校,取得了针灸指压按摩师资格。

自燕师傅处得到了花架门全20套拳法的传授后于 1999年11月被任命为花架门掌门人。

详细介绍

精通英文、德文的花原来在日本做德语翻译工作。她的父亲是日本外交官,家谱里的名字,最早可上溯到日本第一代天皇。1987年,甲斐睦子到了广州,想学习中国武术。有人向她介绍了崆峒武术第10代掌派人燕飞霞。

花初见燕飞霞,看到燕飞霞说话时不眨眼睛,感觉到害怕。她说:“我见过北京、上海、台湾很多有名的武术教练,但从没见过给人精神压力的武术教练。”她觉得燕飞霞是真正的武术家,跟着学习了两个月。

1990年3月,花又到广州,跟燕飞霞学习武术。两人一起练功,一起吃饭。花越了解燕飞霞,就越有一个强烈的疑问。她想,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一直不结婚。

时间在学习中又过去了两个月,两人越来越有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一天,燕飞霞突然对花说:“你这么喜欢崆峒武术,应该成为我的妻子。”

花至今忘不了那一幕。她微笑着说:“我从没见过这么直接的男人。”她又温柔地说:“我原来只是喜欢翻译、喜欢学习,从来没想过结婚,却喜欢上了这么一个男人。”

最终,花接受了燕飞霞的求婚。那年,花38岁,燕飞霞50岁。1990年6月,他们在中国领了结婚证。8月,两人东渡日本,在东京办了培训班,想把崆峒武术传播到日本。但是没有人报名。

过了一段时间,一位日本记者采访了他们,并在日本著名报纸《朝日新闻》下属的一家杂志上,报道了崆峒派第10代掌派人来到东京的消息。一家日本电视台也作了报道。许多日本人知道后,前来报名学习崆峒武术。

燕飞霞不会说日语,通过动作教学生,花从旁翻译。不过,最大的难题还是日本文化与中国武术传统不同。中国武术传统是师傅教徒弟,手把手单独教,日本人则习惯于集体学习。后来,夫妻两人对教学方法进行了改进,适应了日本人的学习习惯,培训班走上了正轨。

花说,目前在日本学习崆峒武术的场馆达到10个,有1000多人学习崆峒武术,时间最长的几个人已学了19年。

花一边协助教学,一边努力学习,花架拳功夫练得很出色。她的职业也从德语翻译变成了崆峒武术教练。1999年,燕飞霞把崆峒武术流派中的花架门掌门人授给了花,并给妻子起个称号“花舞影”。燕飞霞向妻子解释说,崆峒武术流派的5大门拳术中,花架拳最上乘,看起来眼花缭乱,动起来“从有影到无影”。

2005年,燕飞霞在日本东京仙逝。临终留下遗言,希望葬在崆峒山。但花最后只带回了一半骨灰,另一半留在了日本,考虑到日本的弟子以后也要拜祭燕师傅,最后中国的弟子就勉强同意了。从那年起至今,她每年到崆峒山扫一次墓。

掌派风波

2005年6月,崆峒派一代宗师燕飞霞在日本仙逝了,花随后携其骨灰回崆峒山安葬,在和众弟子处理完师傅的丧事后,花招众弟子开会,宣布自己是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此言一出,当场就有弟子不服,没有燕师傅的任命遗书,也没有燕师傅的遗言录音,花只说是燕师傅临终遗嘱,无凭无据,众弟子当然不服,甚至在场还有弟子想动手打花,此事最后便不了了之。

随后,平凉当地媒体变纷纷播报花舞影为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以至于现在提起崆峒派的第十一带掌派人,很多人都会想起花舞影,然而却很少有人能想起燕师傅几次回国寻找的爱徒、手持崆峒掌派大印的白义海,燕师傅生前曾几次回国寻找崆峒武术传人,并暗自教授白义海只有崆峒掌派人才能习练的玄空门功夫,在燕师傅临终前最后一次回国的时候,他亲手把崆峒派的掌派信物——掌派大印,交给了他的爱徒白义海,并嘱咐让其把崆峒武术发扬光大。

一个是跟随燕飞霞多年的日本妻子,一个是手持掌派大印的宗师爱徒,到底谁才是崆峒武术的第十一代传承人?这不禁让我们心生疑问。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