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乐队

2022年12月20日

大地乐队 -
乐队简介

大地乐团由两人组成——陈刚和小宁,陈刚负责演唱,小宁负责演奏和创作。2000年组成组合,作为组合形式出现后已经拿过几个重要的奖项。

大地乐队 -
历史

一届MTV新声赛上他们从众多歌手中杀出重围,以一曲令人为之惊叹的《爱了,散了》获得了比赛的第一名。此

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们暂时消失了,直到观看MTV-CCTV音乐盛典时,才发现他们开始以大地乐团的形式出现,并获得音乐盛典的最佳新人组合。2002他们和新索音乐签约,并在新索音乐出版的合辑[头号新势力]中收录了他们的两首作品[爱了散了]和[心火]。
作为组合形式出现后已经拿过几个重要的奖项,但是他们并没有合作很长时间。“我们是在1998年认识的,当时还是普通朋友,小宁在一个乐队做吉他手,我是一个歌手,大家经常在一起聊天、谈音乐。后来小宁离开了乐队,这时小宁已经积累了很多的作品,于是2000年我们决定组成组合,一起来到了北京”陈刚说。
从来到北京到MTV新声赛之间大约一年的时间里陈刚与小宁并没有立刻从众多的地下音乐人中冒了出来,而是一直在家里进行创作。直到他们拿到MTV新生赛的第一名。“MTV新声赛的获奖是令我们最难忘的,这是我们来到北京后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在这之后,好运似乎眷顾他们,在此后的全国歌手大奖赛中,陈刚和小宁又获得了业余组的银奖。这使得他们的成功变得那么顺理成章。
这期间有很多家公司找到陈刚和小宁。“有的公司甚至合同都写好了,说只要我们点头就可以签了,最终选择了的新索音乐,因为被新索音乐华语部总经理陈耀川先生的诚意打动。”
陈耀川对这两个年轻人非常赏识,经常从上海飞过来,与他们谈了很多次,大家慢慢相互了解。“我们俩考虑,索尼是世界5大唱片之一,非常有实力,他们在宣传、制作方面都很到位,而且,索尼所出品的唱片品质都是非常出众的,在新索的制作队伍中有很多知名的制作人,对音乐的支持是很大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留给我们很大的创作空间,对我们在音乐上没有太多的限制。”
新索的诚意与强大的实力支持最终促使陈刚和小宁于2002年7月份签约了新索音乐,并定名为大地乐团。
没有伴舞的新音乐种子
当时的大地乐团还没有一个固定名称,参加比赛还是以小宁和陈刚的名字出现的。“大地”这个名称是加盟到新索音乐后起的,公司的口号是‘新音乐种子将蔓延大地’,我们刚签入公司,也是一个‘种子’嘛,需要发芽、成长,所以叫做大地”。
说到近期的计划,陈刚坦言主要是配合公司进行宣传。“在新索最近推出的合辑《头号新势力》中收录了我们的歌曲,同时我们的单曲也在各地电台、电视台打榜,这段时间里我们主要还是做一些宣传。”
大地的新专辑将在今年面世,作为新索音乐签约的第一支内地乐团,公司上下都非常重视,专辑制作人由陈耀川亲自担纲。“我们的专辑在紧张地录制过程中,已经录了一半,在4、5月份的时候就应该能够录完。其中会有一半是乐队风格的歌曲”
谈到他们的新专辑,小宁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对于我们来说,梦想已经实现了,我们签约了唱片公司,而且马上就要出唱片,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
作为两个奋斗了将近10年的年轻人,面对成功的到来,那种兴奋难以抑制。不过显然他们还没有适应如何面对媒体,对于媒体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他们表现出一种本能地不理解。“有的媒体问我们和羽泉有什么区别,我们告诉他在音乐上不同,他又会追问到底怎么不同,这让我们很难回答。音乐是见仁见智的,你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不同之处了。”最令他们啼笑皆非的是有媒体问他们:你们唱歌时有没有伴舞?
作为一个新生的组合,大地乐团还缺乏面对媒体的从容与冷静,但是他们也没有那些已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歌手所带有的圆滑与世故。一切都刚刚开始,他们就像一颗种子一样,但愿能够茁壮成长。
放弃音乐我会耿耿于怀
现今大部分驰骋在乐坛上的歌手都是从地下走出来的,大地乐团也不例外。在地下默默地搞了多年音乐的大地,对地下音乐人有着很高的评价:“我们也是从地下出来的,地下有很多很多好的音乐人,还在继续地努力。他们只不过没有站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如果他们能够出来的话,我相信会给很多人巨大地冲击。”
谈到哪些音乐人给他们的影响最深,大地解释他们并没有局限于某一种音乐类型,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音乐人都会影响到他们。
“在喜欢R&B的时候,我们就会听克雷格·大卫,而听摇滚乐时,我们最推崇U2。”
“在听到U2以前,我们还一直搞那些形式上的摇滚乐,而听过U2后,给我们很大地震撼。这改变了我们看待音乐的态度。”
常有记者问他们,假如你们一辈子没有唱出个名堂怎么办?小宁说:“路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尤其是音乐这种东西,如果你喜欢上它你会离不开它。即使有一天不搞音乐了,去从事其它的事业,我相信还是会耿耿于怀。”

大地乐队 -
单曲

1出发


2.别来无恙


3.心火


4[爱了散了]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