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蒲臣

2022年12月20日

王蒲臣(1902—2006),浙江江山人,1935年在江苏省民众教育馆工作时拜访戴笠,戴即介绍其加入军统。王蒲臣曾任军统局平津总督察兼肃奸委员会督察组组长,保密局驻北平少将督察长,后赴台。

人物简介

王蒲臣(1902-2006)浙江江山人,1913年春考入江山文溪高等小学堂。1935年在江苏省民众教育馆工作时,往访戴笠,戴即介绍王蒲臣加入军统。先后任忠义救国军浙赣办事处主任,陆军第41军司令部少将参议,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部稽查处少将处长,第八战区调查室少将主任,军统局平津总督察兼肃奸委员会督察组组长,保密局驻北平少将督察长,后去台。他在1995年用自己的退休金设立助学基金会,每年资助10多名考上高校但家境贫困的学生完成大学学业。

人物生平

1911年, 江山县立模范小学

1913年春,江山县立文溪高等小学堂

1920年秋,浙江省立第九师范学校

1921年-1934年, 先后任江山县、庆元县、武义县教育局局长

1927年,兼任国民党江山县党部执行委员

1935年,江苏省立民众教育馆工作(疑未就职)

1935年12月5日,南京访戴笠,入军统机要室(甲室)工作,任军事委员会特别党部、国民党中央党校干事

1936年12月,军统西北区少将特派员,秘密营救蒋介石

1937年,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军总指挥部秘书

1938年,忠义救国军驻赣办事处主任、陆军第41军司令部少将参议、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少将参议

1939年5月-1941年,奉调贵阳办事处,戴笠办公室秘书

1940年,成都中央军校警宪高级班受训(存疑)

1941年-1942年1月,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六期受训(改叙为第八期)

1941年后,军统川康区副区长(公开身份为委员长成都行辕调查科少将科长)

1944年,西安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少将处长、第八战区调查室少将主任

1945年,军统局平津总督察兼肃奸委员会督察组组长

1946年3月,军统南京办事处

1948年7月-1949年1月,北平站站长

1949年1月23日,离开北平到南京,同年赴台

1997年9月,回大陆探亲

2005年7月,台湾逝世

教育工作时期

王蒲臣从第九师范学校毕业后,由姜超岳、朱云光、姜绍谟、朱君毅四人联名,向浙江省教育厅厅长陈布雷函荐其出任江山县教育局局长。

军统局时期

1935年12月5日,王蒲臣访戴笠,戴以老同学关系,介绍其加入军统甲室工作,处理机要,月薪100元。公开职务是军事委员会特别党部和国民党中央党部干事。

1936年5月底,戴笠让王蒲臣写信,约某友于6月2日下午2时来戴公馆见面,不意蒲臣误写为6月3日,戴笠足足等了半天,不见友人来,十分恼火。蒲臣请求处分,戴笠鉴于他平时工作认真,免于处分。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王蒲臣以军统西北区少将特派员名义,潜伏西安与华阴一带,秘密从事营救蒋介石的工作。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王蒲臣随戴笠赴上海。不久出任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军总指挥部秘书,足迹遍及汉口、重庆、无锡、南昌、长沙、衡阳、贵阳、息烽等地。

1939年5月,王蒲臣随戴笠来到重庆,在枣子岚垭漱庐办公处,作为戴笠的秘书,代表戴笠接见宾客和外勤人员。

1945年抗战胜利后,戴笠任命王蒲臣为军统局驻平津督察,兼任肃奸委员会督查组长。[3]当时北平有不少重要汉奸,肃奸委员会以宴请之名引蛇出洞,成功支开了司机和保镖,酒过三巡,亮出底牌,将汉奸一网打尽。手段甚为巧妙。

保密局时期

调查马汉三

北平站第一任站长马汉三,因在国大选举中为李宗仁拉票,引起蒋介石的不满;又在军统内部投靠郑介民,造成毛人凤的不满;还在北平期间,与乔家才、刘玉珠拉帮结派,成立小团体“建国力行社”,犯了党国禁忌。毛人凤开始派人调查马汉三的贪污受贿问题。

1948年夏,新上任的北平站站长王蒲臣陪同毛人凤来到北平警察局训练所礼堂。毛人凤讲话,指出马汉三贪腐问题,警告组织内部不准自搞小团体。

1948年12月15日,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命徐宗尧接任保密局北平站站长,此前徐宗尧的职务是保密局冀辽热察边区特别站站长。身为毛人凤心腹的王蒲臣仍然以平津总督察的身份掌控着保密局。

暗杀何思源

随着解放军对平津的节节进逼,傅作义成为两党都在加紧争取的对象。1949年1月,郑介民飞赴北平游说傅作义。郑介民住在北京饭店,保卫工作由北平站站长王蒲臣和北平市警察局局长杨清植共同负责。

与此同时,北平市市长何思源参与和平运动,与共产党来往甚密。蒋介石命毛人凤暗杀何思源。毛人凤、沈醉、叶翔之和刘绍复四人开会研究暗杀计划。叶翔之亲自率领四名特务飞北平,在北平站特务组的配合下执行。[4]

1949年1月18日,王蒲臣派主任秘书安排手下段云鹏将两颗炸弹安放在何家,一个置于何宅屋顶,一个置于何思源外屋的床上。结果炸死何思源二女儿,伤及何本人、妻子和子女5人。[5]

事后,王蒲臣命其主任秘书和段云鹏赴南京,向保密局报告。

安排潜伏组

1948年末,北平已危在旦夕,毛人凤计划在北平布置五个潜伏组。王蒲臣虽把站长职务移交,却迟迟没有放权。徐宗尧认为保密局拿他做替死鬼,审时度势,通过朋友华北剿总傅作义的中将参议池峰城,与中共地下党取得联系。1949年1月19日,王蒲臣与徐宗尧正式交接。

1月20日,在东四弓弦胡同4号的戴笠纪念堂,王蒲臣在全站人员面前,下令把北平站全部档案烧毁。

1月21日,王蒲臣移交了经过保密局没收的马汉三和刘玉珠(军统局华北办事处秘书)的财产清册一本、库房钥匙把,其中部分珠宝、玉器、古玩等经鉴定估价为法币7000亿元。

1月22日下午5点,傅作义召集北平军统各机构负责人在怀仁堂开了一个短会。王蒲臣把拟好的特务人员撤离名单交给傅作义秘书签字。

解放军进城后,王蒲臣布置的五个潜伏组,徐宗尧迅速掌握了其中三组,组长分别是周受轩、韩北辰、龙超,继又破获路捷音和秦应麟组。

王蒲臣与戴笠

王蒲臣与戴笠相识于文溪高小。当时,王蒲臣年纪小,被同学姜润才当马骑,又哭又叫。学长戴笠看到后,为其打抱不平。同学们以为王蒲臣是戴笠的朋友,都不再欺负他。

民国十六年三月,王蒲臣任江山县党部委员的时候,收到戴笠的信,被鼓动去上海闯一闯。王来到上海后借住在姐姐蕉梅家。戴笠住在张冠夫兄弟家。两家同在一幢房子里,戴笠在楼上打地铺,王蒲臣在楼下打地铺。

1935年12月5日,王蒲臣在南京拜访戴笠。时戴笠已为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处长,当即邀请王蒲臣加入。王蒲臣进入军统局机要室(又名甲室)工作,处理机密文件,任务繁重,一天要工作18个小时。戴笠出门,王蒲臣常作为其助手随行,负责文书、经费支付和翻译电稿等工作。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王蒲臣随戴笠至上海。王蒲臣以住处为联络点,与日本线人接头,收集情报。

家庭情况

父亲王钟骧,民国初任江山县参议员,江山县名中医。母亲姜氏,江山县礼贤乡人。

1941年6月,王蒲臣因母亲病逝,欲回家奔丧,戴笠不允,上书大闹情绪。戴笠复信云:“蒲臣兄,手书奉悉。弟亦人子也,岂不知有家?惟国难至今,吾曹如不知有国,虽有家亦归不得也。语云:忠孝不能两全,非弟不知人情,实公私不能兼顾,故对兄之请假,弟仍难以照准,知我罪我,只有听兄耳。戴笠,1941年8月5日”。

原配毛诗初,江山县淤头人,早年曾读完《四书》、《五经》,被称闺秀,因难产而死。续弦朱毓秀,江山县长台人。王蒲臣有七子六女,长子名懐宣。

王蒲臣在1986年(民国七十五年)撰修了一份《佑启堂家谱》。

在《佑启堂家谱》的后记中,他是这样写的:“余於民国十七年离家,参加革命,仅携带小册两本,一为吾家家谱,一为财产底册,均为先父编缮而成。虽经抗战戡乱诸役,余亦奔走大江南北,数十年来,未离身畔。见册如见先父也。而今余亦垂垂老矣,不知尚能保存几时,且家谱后部尚缺,谨遵父意,修补掇遗,印发子孙,各自珍藏,并随时添补。木有根,水有源,示以不可忘本也。中华民国七十五年岁次丙寅四月,蒲臣记於中和市。”

晚年生活

1995年,王蒲臣用积余的退休金在家乡浙江省江山市设立“王蒲臣助学金”,每年资助10多位考上高校但家境贫困的学生完成大学学业。至2006年,已连续颁发了12年。

1997年9月18日,95岁高龄的王蒲臣在阔别大陆48年之后第一次回到家乡江山。出生地柴家塘顶的老屋已不在,读书时的大溪滩已辟为公园,感叹“世事多变,诚不谬也”。

22日,在堂弟王宗宣的陪同下,王蒲臣与江山市教育委员会商讨助学金事宜,并表示希望以微末之数,抛砖引玉,让更多有财力的乡亲,多多回馈家乡,嘉惠学子。

回顾两周的“故乡行”,王蒲臣先生题诗一首:

大陆行

二星期,江山旅,完满达成。

回来后,缀俚句,以志此行。

布政令,准探亲,迄已十年。

思故乡,念亲友,常怀心田。

莅江山,巡市区,诸多新建。

晤亲友,诉离情,不绝绵绵。

多见闻,心喜悦,难以言宣。

捐微款,办助学,引玉抛砖。

奖后进,励学子,非为名传。

江县中,参观后,知多新创。

在浙省,列优良,排名在前。

市行长,诸委员,郑重设宴。

蒲臣我,心有愧,是老非贤。

甥舅亲,两岸隔,彼此悬念。

相见欢,万缕情,欲语无言。

离大陆,怀亲故,肚挂肠牵。

望诸君,多珍重,期见来年。

人物著作

自传《滚滚浪沙九十秋》台北:上海印刷有限公司出版,1991年

传记《一代奇人戴笠将军》台湾:东大图书 ,2003年6月12日

游记《三莅美境,六度月园》于台湾《健行》月刊连载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