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仲卿

2022年12月20日

焦仲卿是《孔雀东南飞》中一个性格鲜明、内涵丰富、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

焦仲卿

  《孔雀东南飞》是我国古代民间叙事诗中最伟大的诗篇,它代表了汉乐府民歌发展的最高峰。对主人公焦仲卿、刘兰芝殉情而死的悲剧原因,众说不一。主要有“门第说”、“越礼说”、“守旧说”、“情爱说”等观点。

  (一)门第说 有的同志认为,既然焦仲卿是“大家子”,且“仕宦于台阁”,有地位和身份,而刘兰芝不过是“生小出野里”的村姑,与焦仲卿贵贱很大。因此“两家的婚姻是门不当户不对”。“门户不当,脸上无光”,因而焦母就要坚决反对这桩婚事。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便发生了双双殉情的悲剧。

  (二)越礼说 有的论者根据焦母的话推断刘兰芝的被驱遣,乃是由于她“无礼节”、“举动自专由”,不顺从婆婆,恣意自为的结果。

  (三)守旧说 持这种观点的同志将刘兰芝与《上邪》中的无名氏、《陌上桑》中的秦罗敷和《无所思》中的女主人公相比较,认为刘兰芝消极的以死殉情,则由于她“软弱”。这种“软弱”又是由于“守旧心理”的作用,因此,焦刘爱情悲剧“是反动的封建社会力量和落后的封建守旧心理相结合的必然”。

  (四)情爱说 还有的同志根据《礼记·内则》中的“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悦,出”的说法,认为刘兰芝的不为焦母所容,是由于焦仲卿“甚宜其妻”,把以前对母亲的感情转移到了妻子身上,因而引起了焦母的失落感、不满情绪。

  上述四种观点,从不同的角度探讨焦刘爱情悲剧的原因,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我认为理由尚单薄,某些观点也难于苟同。“门第说”不能解释这样两个问题:(1)既然两家门户不当,为什么当初刘兰芝嫁到焦家来时焦母并不反对?(2)焦母觉得刘兰芝不配自己的儿子,那县令、太守又何以会看中刘并派媒人来提亲呢?他们不是比焦仲卿更有地位、身份吗?其实,在《孔雀东南飞》产生的汉末建安时期,封建礼教还未形成一种完整的思想体系,对妇女的禁锢也并不严厉。比如对妇女的再嫁,在当时是完全正常的现象,并不是丢人卑贱的事。这从刘兰芝被焦母休回娘家后县令、太守遣媒说亲便可以得到证明。类似的情况如蔡文姬初嫁匈奴河东卫仲道,再嫁匈奴左贤王,曹操用金璧赎回来后又允嫁董祀,虽三次改嫁却不减身价。还有卓文君夜奔司马相如同归成都的故事,不是还传为美谈吗?可见,“门第说”是站不住脚的。“门第”观念是从魏晋才开始有的。“越礼说”也不能成立。诗中说得很清楚,刘兰芝“奉事循公姥”,“供养卒大恩”,勤劳善良,是很守孝道的贤惠媳妇。她自己说的“本自无教训”,实际上是自谦,正反衬了她的知书识礼。即使是对刻薄暴戾的婆婆、哥哥,她也是忍耐顺从,从无顶撞之类,“无礼节”、“自专由”的表现。“守旧说”的论据也不充足。焦刘二人以死殉情固然是“软弱”的反映,但客观地讲,那并不能证明他们是软弱之辈。否则刘兰芝就会在家庭的压力下嫁给县令或太守的儿子,焦钟卿也就不致于数次在焦母面前求情挽留刘兰芝。两人双双殉情而死,恰恰是对爱情热烈追求而实现不了的勇敢的抗争!”存在决定意识”。历史地看,他们的抗争即使再坚决,也免不了是一场悲剧。客观现实决定了故事的结局只能那样。至于“情爱说”这种观点,破绽就更突出了。儿子爱媳妇,当婆婆的就嫉妒和不满吗?莫非儿子媳妇打架吵骂才可以说明儿子对妈仍有感情?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况且从诗中也看不出焦仲卿“甚宜其妻”而怠慢了焦母。“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事情纯粹是虚拟的,焦仲卿对焦母的态度并不差,他与刘兰芝的厚爱并不能导致焦母的不满,更不是后来悲剧的原因。

  刘兰芝这样一个美丽勤劳、孝顺公婆,尊重兄长,与小姑相处也亲善和顺的姑娘,“仍更被驱遣”,原因主要是什么?是她没有为焦家生下一男半女,引起了宗族意识非常强的焦母的极其不满!

  封建社会里,男子休妻有七种借口,叫做“七出”,即①“无子,为其绝后也”;②不顺父母,为其逆德也”;③“淫,为其乱族也”;④“妒,为其乱家也”;⑤“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⑥“口多言,为其离亲也”;⑦“盗窃,为反其义也”。“七出”中的后六种情况,显然与刘兰芝不沾边。纵观全诗不难发现,刘兰芝在焦家生活尽管已有两三年了,但并没有生儿育女。否则,诗中就会写到她被遣回娘家时与儿女离别的情形,也会交待焦仲卿自缢前与儿女诀别的事。其实,刘兰芝自述的“贱妾守空房”,“伶俜萦苦辛”及焦仲卿与焦母诀别时所说的“儿今日冥冥,令母在后单”,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封建社会,对父母最大的“不孝”就是“无后”,断了宗族的“香火”。难怪焦母要那样专横凶狠地虐待、驱使刘兰芝了。像这种因无子而被休遣的妇女,远在《诗经》里就有记载(如《苤莒》、《氓》、《谷风》)。在宗法制的社会里,娶妻主要是为了传宗接代,服侍公婆是其次了。妇女不生孩子,就失去了自身在夫家存在的意义。无子而休妻是名正言顺的。焦刘爱情悲剧正是由于刘兰芝没有生子而产生的。

焦仲卿刘兰芝合葬墓

  位于潜山、怀宁交界的小市镇。该镇分管文教的党委副书记刘苗先介绍说,现在高中教科书上“孔雀东南飞”注解的发源地是我省潜山县小吏镇,其实,该镇现已划归我省怀宁县,小吏镇也于很早以前被人叫成“小市镇”商人夏旱青和刘成旺、汪神托、杨善德、夏海结四位退休教师自发组织对这一遗留古迹进行研究、搜集和整理,11年来,他们从未拿过一分钱报酬。当然,仅靠他们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现在的“孔雀园”,给人的感觉是一片凋零和衰败。在潜山县城经商的夏旱青把他家的老私人住宅简单装饰后,就变成了现在的“孔雀东南飞纪念馆”,馆内张贴几幅当地农民书画爱好者李奕华的字、画,那些字、画皱巴巴的。现存的有限的文献资料,就随处摆放在参观者面前,“一把刘兰芝用过的剪刀和一本绣花书”随游人摸捏和翻阅。馆外院落南面整个围墙的一面白色墙壁上,是当地民间艺人的书法和绘画,倒是显得很“现代”,但与古典文化很不协调。只有靠北面围墙的石刻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打听才知道那是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汪石满书写的。据该镇刘副书记介绍,汪石满在任安庆市委书记时欣然提笔抄录了1700字的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一位民间艺人将其刻成了“石刻长廊”。记者站在长廊面前,依然感觉那种造型“新潮”的围墙体现不出古典悲剧的强烈震撼效果。

  走出“孔雀园”,我们又来到了500米开外的刘兰芝“举身赴清池”的清池,现在的清池变成了农

家的水塘,十分浑浊。“孔雀台”、“兰枝桥”、“乾隆牡丹花”等有名的景点,均难寻芳踪。此外,焦仲卿所在的焦庄和刘兰芝所在的刘家山又被分别划到潜山和怀宁,又给这美丽的爱情故事增添了一分凄凉。 曾自费出了两本有关这一典故书籍的80多岁的退休教师李杏林告诉记者,不少有识人士在为保护这一文物到处奔走,80多岁的皖籍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俊愉还搜集了大量的名人有关“孔雀园”的题字寄回家乡,今年92岁的皖籍天津美术学院院长夏明远老人也为“孔雀园”画了大量的作品。由于资金问题,这些珍贵资料都无法在此简陋的“纪念馆”里陈列。

影视作品中的焦仲卿

《孔雀东南飞》

  焦仲卿——男,24岁左右,庐江府中一个抄写文书的小吏,求上进、有大志,情专一,具有中国传统知

潘粤明饰演焦仲卿

识分子的特征,讲孝道礼让,做事中规中矩,为人重情重义,与刘兰芝同样追求爱情美满的幸福生活。事业上,在情敌高主簿的无端挑剔、卑劣的陷害下,遭受到一次次打击,总是不遂人意;生活中与刘兰芝相敬相爱,夫唱妇和,但另一方面又受焦母控制,欲抗争,可面对寡母含辛茹苦的养育之恩,又不时地受到良心的谴责,一直陷在矛盾的旋涡之中而不能自拔,其性格既坚强又懦弱,既上进又消沉,被迫一退再退,唯心遵母训,休爱妻,酿成爱情悲剧,最终殉情而亡。

  

传统剧目

  传统剧。根据汉乐府《古诗·为焦仲卿妻作》编剧。写庐江小吏焦仲卿妻刘兰芝贤淑勤劳,夫妻情笃。

范瑞娟饰焦仲卿1980年

焦母虐待兰芝,迫仲卿休妻。夫妇忍痛分离,互誓各不嫁娶。兰芝回娘家,其兄逼其改嫁太守之子,兰芝不从,投水践盟。仲卿闻讯,亦挂枝殉情。民国28年(1939年)3月22日,该剧由樊篱编剧,张子范导演,姚水娟等首演于天香大戏院。1950年,该剧由南薇编剧,东山越艺社演出,范瑞娟、傅全香主演,每天日夜两场,连满3个月。后来,很多越剧团竞相上演。1953年,由丁赛君、筱月英领衔的天鹅越艺社,在长江剧场演出,亦每天日夜场,连满5个月。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