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应泉

2022年12月20日

郭应泉,香港商人,20世纪90年代曾经担任上市公司“中华发展”主席。1997年金融风暴后出现财政困难,1999年公司更遭入禀清盘,2005年又再被追过亿元。他曾经是演员李若彤的男朋友,二人自20世纪90年代末相恋,多年感情一直稳定,直到2008年郭应泉要求分手,十余年恋情结束。

郭应泉 - 简介

郭应泉,男,演员李若彤曾经的男朋友。

郭应泉 - 感情生活

2000年的旧闻

【说明:以下这段2000年的旧闻在2010年11月被当作新闻报道,不仅上了报纸,更上了电视台,报道所配的二人合照中时间最晚的一组也是2008年4月28日李若彤和郭应泉最后一次共同公开亮相时的旧照片,右图就是该系列图片中的一张。】如今李若彤不但没有退出演艺圈,还在内地拍戏。而男友的债务好像每隔一阵子就亮红灯,出现负面消息。李若彤不时还要否认男友债务高筑。李若彤表示,不管男友是富是贫,她都会不离不弃。但一定要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她不会坐享他的成功,也不会抱怨他一时的失败。“结婚嘛,过些年再说啦。”像所有其它明星一样,李若彤也这样说。”

2008年两人还在一起时

  李若彤自从上个世纪末与男友郭应泉交往,多年来感情始终如一。曾任中华发展主席的郭应泉,1997年金融风暴后出现财政困难,1999年公司更遭入禀清盘,2005年又再被追过亿元。李若彤和郭应泉一路走来,陪他一同经历风浪,多年来感情稳定,可谓患难见真情。早在2000年男友被追讨债务时,李若彤就曾表示,不管男友是富是贫,她都会不离不弃!但一定要有自己独立的生活,既不会坐享他的成功,也不会抱怨他一时的失败。多年来,她也确实如她早年所言,对男友全情投入。

2008年郭应泉提出分手

  在和李若彤相恋十余年之后,郭应泉不想再和李若彤继续在一起了。这段恋情的结束,用李若彤的话说是“无法说出来的痛”。“不是他不好,只是他不想再继续跟我在一起就是了。”被问到是否觉得受伤,李若彤说:“我那个时候(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受伤,后来我想通了。”“你恨一个人其实很傻的,你恨一个人折磨自己,你恨一个人很辛苦;恨一个人,你不会因为恨他,自己就变得开心,你反而把自己给毁了。我不恨他,我觉得她还是一个好人。”“我觉得时间能疗伤。”(2010年7月26日访谈节目《陈蓉博客》)

郭应泉 - 当年李若彤谈到郭应泉

【1999年】记者:“你有男朋友吗?”李若彤:“有啊!有啊!我们关系蛮好的,他自己做生意。我当然不要圈里的,如果都是做这行的,见面的机会会很少,如果两个人事业的发展不一样,就会影响感情。所以,圈外的比较好一点。”
【2000年】记者:“父母们往往会为儿女的婚事着急,你的爸妈呢?”李若彤诡秘地笑着说,“你是想问我的男朋友吧?有男朋友没什么可隐瞒的啊。我是很开放的,我和他哪里都会去的,不会这里不敢去那里不敢去的,怕人家看到。不过他是做生意的,不是演艺圈的人,就不详谈了。我的感情生活?很开心啊。我眼下还不会结婚,等我想结婚了,大家都会知道,我不会隐瞒的。”
【2000年】“我与男朋友在经济上都是各自独立的,我有属于自己的楼房。虽然他不是圈中人,但他很支持我的工作,从不提出约束我工作的要求,说白了,他很迁就我。”

郭应泉 - 旧闻当新闻疯传事件

  2010年11月有报道称李若彤与男友郭应泉感情稳定,并称李若彤还在内地拍戏。内容大同小异的报道一时间在网络上疯传,版本众多,有不少使用了惹眼甚至耸人听闻的标题,还配上了李若彤和郭应泉的合照。一些版本称“李若彤男友郭应泉曝光”“日前,两人相偕出入”,部分以前从未关注过相关消息的网友误以为李若彤有男友是近期才曝光出的猛料,同时也误以为照片是两人的近照。
  事实上,报道中的内容已经是2000年的旧闻,而在网络上疯传的李若彤与郭应泉的合照中,拍摄时间最晚的一组也是拍摄于2008年4月28日,当年4月30日网上就已经出现的旧照片,那个时候的李若彤依然还是郭应泉的女友。
  那则旧报道讲述的是2000年的状况,并非2010年。那个时候郭应泉正处于事业持续严重受挫时期,“不管男友是富是贫,她都会不离不弃”正是李若彤在男友事业受困时的态度。那么多年过去了,时间也早已证明:李若彤确实已经做到了不离不弃。
  该旧闻里所讲的李若彤“还在内地拍戏”同样是那个年代的情况,事实上从2004年拍摄完电影《青花》起直到今日(2010年12月23日)李若彤并没有再拍摄电影或电视剧,而是拍摄广告、出席节目等,行事低调。2010年7月26日李若彤在访谈节目中表示当时她正在带她妹妹的女儿,因为她妹妹工作繁忙,为此李若彤看了国内外各种育儿书籍学习怎么照顾婴儿。
  那段被当作新闻的旧闻在网络上疯传之际更是上了纸质刊物和电视,而电视上该报道讲到李若彤“还在内地拍戏”的时候播放的片场视频片段却是2004年李若彤拍摄电影《青花》时的影像资料。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