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竑

2022年12月20日

  赵竑,(?-1225年)宋宗室,宋太祖四子秦王赵德芳的八世孙,赵希瞿之子。宋宁宗皇弟沂王赵抦无嗣,立赵竑为后,赐名均,又改名贵和。太子询死后,就立贵和为皇子,赐名竑,授宁武军节度使,封祁国公。嘉定十五年五月,加检校少保,封济国公。

  赵竑好鼓琴,权臣丞相史弥远找来善琴的美女献给赵竑,其实是充当史的耳目。赵竑一次在宫壁上的地图前,指着琼厓道:“吾他日得志,置史弥远于此。”又尝史弥远为“新恩”,以他日流放史不是新州就是恩州。史弥远闻知,大惧,日夜谋废赵竑。他从民间找来赵与莒,称是太祖后人,赐名贵诚,立为沂王之子,亟力扶植。

遭废

宁宗时,贵妃杨桂枝与曹美人争后位,韩侂冑主立曹美人为皇后。杨氏居后位后,托兄长拉拢朝臣除去韩侂冑,礼部侍郎史弥远与韩侂冑有仇隙,与参知政事钱象祖、礼部尚书卫泾、著作郎王居安、前右司郎官张镃等人密谋除去韩侂冑。1207年(开禧3年)十一月三日,中军统制夏震受史弥远指使于早朝前杀死韩侂冑。而后史弥远居相位,权倾一时,买善于琴艺的美人,进献赵竑,刺探言行举止。赵竑曾指地图上海南岛之处言:“吾他日得志,置史弥远于此。”又曾称呼史弥远为“新恩”,意指将来将发配至新州、恩州等地。赵竑又曾趁酒醉击碎史弥远所进献的乞巧奇玩,令史弥远惊惧,而谋求废立。史弥远派门客余天锡自民间寻来宗室赵希瓐之子赵与莒,接至临安,并请郑清之教导。1222年(嘉定15年),赵与莒被立为沂王赵抦之后,改名赵贵诚。而史弥远又离间宁宗、杨皇后与赵竑,进言再立赵贵诚为皇子,宁宗不许。然而1224年(嘉定17年)八月,宋宁宗病重时,史弥远召郑清之与直学士院程佖入宫,矫诏立赵贵诚为皇子,赐名赵昀,授武泰军节度使,封成国公。闰八月三日,宁宗驾崩,史弥远请国舅杨次山之子杨榖、杨石一夜之中七度进宫,以杨家祸福生死劝说杨皇后,杨皇后终于首肯,史弥远遣使至沂靖惠王府,宣召赵昀入宫,杨皇后抚其背说“汝今为吾子矣!”赵昀即位,赵竑入宫后不愿下拜,殿前都指挥使夏震遂压制其头行礼,杨皇后矫诏授赵竑为开府仪同三司,进封为济阳郡王,判宁国府。后宋理宗又加封赵竑少保,进封济王,命其出居湖州。

霅川之变

  嘉定十七年,宋宁宗病危,史弥远假传圣旨,改立赵贵诚为太子,封成国公。五天后,宁宗驾崩,史弥远在说服杨皇后同意后,立即派人去宣召赵贵诚。太子赵竑被召进宫中时,赵贵诚正式即位而为理宗,赵竑气愤而不肯向新帝下跪。殿前都指挥使夏震强行按住赵竑的头,才算完成了登基仪式。原太子赵竑则被废为济王,出居湖州。湖州人潘壬、潘丙兄弟及堂兄潘甫等人对史弥远擅自废立很愤慨,于是与山东红袄军李全联络,准备拥立赵竑为帝。结果到了约定日期,不见李全一兵一卒。潘壬等人遂组织起一帮盐贩和太湖的渔民,半夜进入湖州城,将赵竑拥入州衙,黄袍加身,立为皇帝。知州谢周卿率领官吏前来恭贺。潘壬随即以李全的名义发布榜文,列举史弥远的罪状,声称将领精兵二十万,水陆并进,直捣临安。第二天天亮,赵竑发现所谓的兵马不过是当地渔民假扮,人数不足百人。他知道事难成,便急忙倒戈,一面派人向朝廷告变,以求自己脱身,一面率领州兵追捕潘壬等人。史弥远得报后,调军弹压,事变很快平息。   史弥远担心还会有人利用赵竑作乱,于是假称济王有病,命门客秦天锡前往诊治。秦天锡宣称朝令,逼迫赵竑自杀,对外称病死。赵竑死后,史弥远剥夺了他的王爵。因湖州别称霅川,这场事变即被称作“霅川之变”。霅川之变后,众多大臣、包括理学大师真德秀、魏了翁上书为赵竑鸣冤,都被史弥远贬出朝廷。一旦出现灾象及战事,就会有人将灾祸归咎于赵竑的冤狱。一直到宋恭帝时,谢太后(宋理宗皇后谢道清)主持朝政,才在朝臣的建议下恢复了赵竑爵位。

身后

事变后,真德秀、魏了翁、洪咨夔、邓若水、胡梦昱等人为赵竑鸣冤,而相继出贬。然南宋每逢灾异、战祸,朝野则旧事重提。1237年(理宗嘉熙元年),下诏求直言,朝野上疏为济王伸冤,进士潘牛方上进策谴责史弥远。侍御史蒋岘为史弥远党羽,上疏弹劾起居舍人方大琮、正字王迈、编修刘克庄等人“鼓煽异论”,并指责潘牛方为逆贼,一一遭黜。史弥远从弟监都进奏院史弥巩、枢密院编修官徐鹿卿也纷纷上书欲平反济王之冤,皆遭贬官。

1264年(景定五年),宋理宗驾崩,宋度宗即位,恢复原来追赠赵竑的少师、节度使等官衔。1275年(宋恭帝德祐元年)十一月,礼部尚书兼给事中王应麟,上书请为济王立后嗣,太后谢道清追赠赵竑太师、尚书令,谥号“昭肃”,恢复其王爵,追封为镇王,并择立宗室为后嗣奉祀,并赐田万亩。

家庭

祖上 九世祖秦康惠王赵德芳 八世祖高平郡王赵惟叙 七世祖赵从溥 六世祖润国公赵世尧 五世祖高密侯赵令旼 高祖父赵子乙 曾祖父赵伯存 祖父赵师丑 父赵希瞿 赵竑

吴氏:后为比丘尼,端平元年赐号为“惠净法空大师”

子女

赵铨:授左千牛卫大将军,夭折,赠复州防御使,追封永宁侯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