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演员)

2022年12月20日

王海,相声演员,代表作品有《男人难》、《轻飘飘的生活》和《兰州往事》等。

基本简介

继张保和之后,兰州快板跌入低谷,进入一段沉寂。仿佛是一夜之间,王海的方言段子响遍兰州市的大街小巷。让人百听不厌的除了令人备感亲切的方言之外,更为重要的一点,王海的段子栩栩如生的描摹很有代表性的一群社会人物。 他们而立已过,尚未不惑,人生正值当年,本该身负重担,大显宏图之时,无奈自身文化素质太低,跟不上时代的变化,面对日新月异纷繁变迁的网络社会,找不准自己的位置,迷失了自我。这些生于60年代中后期至70年代初期的人,混沌初开时,赶上十年浩劫,外面的世界极度鼓噪,残存在记忆里的是样板戏、忠字舞和红袖标,以及面貌模糊来了又走了的下乡知青。他们在学校时虽然不必再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但是,作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极低的大学录取率把更多学生挡在象牙塔之外,在当时“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观念还残存在人们意识中的时候,家长和学生哪像现在这样,把学习作为改变未来命运的唯一进阶。原先如时传祥这样的掏粪大叔也能当上个全国劳模风光风光,想必做个普通工人也不至于下贱到那里去。那知道,进入信息社会,他们空有一身力气也逃不过下岗的命运。

王海以他诙谐幽默的手法,用运兰州方言俚语,在《男人难》、《前进的方向》、《轻飘飘的生活》、《兰州往事》、《兰州老街》等段子里,为这些生活艰难的下层人物素描画像。以土得掉渣的方言,徐徐道来,街头巷尾,隔壁邻舍,一个个人物摇头摆尾,活灵活现。于捧腹喷饭之后细细回味,却有一种刻骨的辛酸弥漫开来。

现实太无奈,怀念便是必然。王海在《兰州老街》里面为我们展现了一副老兰州散淡闲适的生活场景:

“我自尕就长在兰州城,

有一条老街叫双城门,

尕尕的院子几家子人,

巷口子的老汉卖花盆,

隔壁的妈妈那姓冯

那做的酿皮子馋死人

隔壁的阿舅是个饶人

那的故事我不听都不成

院子里种着些海拉花

一年四季西不唠红

树上那有一窝老雀儿

叽叽喳喳得吵死人

………”

这样邻里和睦、怡然自得、令人向往的场景已经不复存在。以物质和技术主宰的今天,浮躁的社会驱动着心态浮躁的人们忙碌奔波,不留一丁点时间和空间放松心灵,回归真切。历历在目的昨天仿佛是一场美梦,而现实只是一种轻飘飘的生活。

曾经是“高跟布鞋塑料底子白,雪糕一样楞子好几排,蛤蟆眼镜大得像锅盖,我们头发一律长的像妖怪”的装束打扮,骑着“三簧座子的好车子,西关什字饶花子,见了姑娘倒链子”。这种行为举止在那个年代是又时髦又另类。转眼之间,他们对“包包跨到尻子上,眼镜戴到额头上,耳环穿到鼻子上,项链戴到脚把骨上”的新新人类表示不解甚至不满。

他们更多的感觉到的是生活带来的压力,在《男人难》这个段子里,王海成功地刻画出了一个买房没钱、儿子捣蛋、媳妇抱怨但是仍然不懈努力的一家之主。作者从这些小人物日常生活的点滴撷取素材,经过艺术创作,塑造出一个不堪负重的普通下岗工人,面对生活的种种磨练,只能以“男人再难,也要忍下”这样无奈的自嘲来安慰自己。

所以,他们会常常发出感慨“是我老土跟不上时代,还是时代变化的太奇怪!”。生活抛弃一代人的时候从来不会跟谁打招呼,而且也从不考虑历史的因素,尽管这个时代有他诸多缺陷之处,尽管他们这一代人对待生活踏实认真,像出演话剧一般神情庄重。只是,时代的车轮在这里突然拐弯加速度,他们还是按照昔日的惯性滑行。作为一个有潜力、有眼力的艺术家,王海把更多的目光投向这一代人身上,从他忍俊不禁的段子里,我听到一声沉重的叹息!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