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惠

2022年12月20日

  曾文惠,1926年3月31日出生于台北县三芝乡(今新北市三芝区)一个家境优裕的家庭环境中,17岁那年高中毕业后考入台北女子学院——日本统治时期台湾女子的最高学府。曾文惠受的是日本式的教育,她的日本名字叫文子,乳名寿米可。

个人简介

  1949年2月9日嫁给李登辉,与李登辉生有一子李宪文(1982年因鼻咽癌逝世),二女李安娜、李安妮。信仰基督教。并且于1988年1月13日--2000年5月20日为中华民国第一夫人,其前任为蒋方良,继任为吴淑珍。

  曾文惠曾遭新党立委谢启大及冯沪祥指控在2000年中华民国总统大选国民党落败后,挟带数百万元美金到美国,但曾文惠控告谢、冯二人诽谤,该二名立委被判有罪定谳。

与李登辉结缘

  曾文惠1926年出生,小李登辉3岁。曾家是三芝小基隆的贵族,财富广布三芝庄、淡水街等淡水郡地区,另外在台北也有财产,每年田租以几千石计。在早年的淡水地区,田地能有100石收成的,就被当地人誉之为财主,而曾家却拥有3000石以上的家产,可谓富贵中人。因此,曾文惠的童年少女时期都是在十分优裕的环境中长大的。

  17岁那年曾文惠高中毕业后考入台北女子学院,那是日本统治时期台湾女子的最高学府。曾文惠曾回忆说:“那时候我们女孩子念书的目的,就是学习做个好太太,所以读的都是做菜、插花、做衣服、带孩子这些知识。现在的女孩子幸福多了,可以跟男孩子一样,念完书就可以出去做事。”

  曾文惠还在念书的时候,父母就安排他跟淡水三芝的同乡世交李登辉订婚。曾文惠的父亲曾庆余和李金龙是小学同班同学,又是农会的同事,但李金龙第一次向曾庆余提亲时,由于两家财产贫富差距较大,曾家没有答应。后来李金龙托有影响的人士再次提亲,才同意了。这门亲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其实也是曾文惠的意愿。

  那时候,读到女子学院的女孩子,一定要嫁给医生才有面子,她的姐姐就嫁给了医生。最初,父母也是这样打算的,可是介绍了几个医学院的男孩子,曾文惠都不同意,唯独中意从小“拖着鼻涕”、“又丑又怪”的李登辉。十几年后曾文惠回忆说:“这大概就是缘份吧!”

  1949年李登辉26岁时,和邻居曾家的二女儿曾文惠结婚。当时,李登辉家住三芝乡中山路58号,曾家住50号。后来,曾家把50号房产卖了,搬到台北市华亭街47号。结婚后,他们的生活很艰苦。夫妻2人住在归绥街的一间小屋子里,李登辉刚担任助教,买不起稍好一点的“新乐园”香烟,只能买更便宜的老“乐园”烟抽,而且只能两支、三支的向对门小杂货店零买。曾文惠在没有找到工作前,以插花赚取少量费用贴补家中。这样有时还是不够,只好卖掉从娘家带来的金戒指等。

  曾文惠受的是日本式的教育。她的日本名字叫文子,乳名寿米可,她的日语水平高于李登辉,但普通话讲得不好。在大儿子李宪文入学前为了能对教育孩子有所帮助,自28岁时开始从拼音字母学起,练习普通话。

  后来,李登辉跨入政界,经常与一些外国人打交道,她又开始学习英语,成为“美尔顿英语补习班”中年纪最大的“妈妈学生”,被同学们叫做大姐,并被选为班长。经过多年的练习,总算有了成果,虽然现在的普通话仍有“台湾腔”,英语里仍有“日本腔”,但比起年轻的时候,都已大有长进。

子女

  曾文惠1926年生于台北县三芝乡,1949年2月9日嫁给李登辉后,有一子李宪文(1982年因鼻咽癌逝世),二女李安娜、李安妮。独生子李宪文出生于1950年,在文化大学政治系毕业后,曾赴日本进行短期深造,并翻译过日本原田钢所著的《少数统治的原理、政治权力的结构》。

  回台后,进入文化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所”,同时在《中华时报》任职。李宪文娶大学时的同学张月云为妻,1982年因患鼻咽癌早逝,对此李登辉极为难过,发誓从此不沾烟酒。曾文惠更是伤痛欲绝,一度要撞墙自杀。李氏夫妇为怀念独子,每年3月21日都要为他作追思礼拜。李宪文与张月云育有一女,小名“巧巧”,大名“坤仪”,是李登辉的“开心果”。

  李宪文患病时,他的同学苏志诚辞去《台湾新生报》记者职务,专心进行照料,几乎天天陪伴在病榻前,给李登辉夫妇印象十分深刻。当李登辉任台湾省主席时,就把苏放在省主席的台北办公室,成为李登辉的机要,并认为义子。李登辉进“总统府”后,苏也随往。现对外自称为“总统府”秘书室主任(实际无此官职),被外界视为“李登辉的代言人”、“大红人”。

  长女李金娥,因为这个名字太俗气,后又改名李安娜,1952年出生,曾任东海大学企管系副教授、教授。其夫黄循武是马来西亚的华侨,在台中荣总医院当医师。

  小女儿李安妮,1956年出生,东吴大学社会系毕业,台湾大学社会学硕士,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丈夫赖国洲是政大新闻研究所博士班第一届毕业生。赖既是半子,又是李氏夫妇最信赖的人,因而一言一行都受到外界的特别关注。

子女详介

  李登辉与曾文惠膝下共有三个孩子:长子李宪文、长女李安娜、次女李安妮。对于孩子,夫妻俩管教甚严,主要由曾文惠承担。曾文惠曾说:“家太重要了,家庭主妇更是家庭的重心。”李登辉也说:“我忙于公务,很多亲友人情交往,都要由她代劳”。

  长子李宪文在念小学时,考试没有得满分就不敢把成绩单带回家。后来考上中学,但在联考中落榜,直到当兵回来,才考上文化大学政治系。大学毕业后一度到日本留学,因与父母亲要求甚远,内心很苦闷,常以喝酒抽烟度日,最后又回到台湾,进入文化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

  大学期间和同学张月云订婚,1979年结婚。婚后生下爱女巧巧,学名李坤仪。外孙女是曾文惠生活的又一重心,她的皮包里经常放着孙女的照片,一有空就陪李坤仪画画、弹琴。曾文惠常说:“巧巧生性聪明而且听话。”李登辉对孙女巧巧也特别好,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巧巧。

  长女李安娜是李登辉赴美国爱荷华大学读书时出生的。据曾文惠说,李登辉回台的一段日子,李安娜因面生而不让他抱,一抱就哭。李安娜毕业于文化大学企管研究所,曾任教于文化大学,目前是东海大学副教授,女婿黄循武是“荣总”台中分院骨科医师。

  次女李安妮在兄妹中是念书最好的一个,她毕业于东吴大学社会系、台湾大学社会研究所,曾任东吴、政大讲师,后任“中央研究院”三民主义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在曾文惠眼中,李安妮是个小淘气。但在谈到学习时,她说父亲管教太严,记得在念小学一、二年级时,家庭作业没写完,半夜会被父亲叫起来,一定陪着做完,才准睡觉。在三个孩子中,曾文惠与李登辉寄希望最大的是李宪文,中国的传统文化亦然。然而正当幸福的家庭充满欢乐之际,灾难降临到曾文惠与李登辉的头上。

  1983年,李宪文因患鼻癌过世。晚年丧子的剧痛使曾文惠差点被打倒,李登辉也一度想去当牧师传教。为了表达对儿子深深的爱意,曾文惠与李登辉决定在家里举行追思仪式。因为是家庭礼拜,李登辉没有邀请什么外人参加,只有李宪文生前工作单位的三个朋友,其中的一位这么形容:“我早半个小时抵达,李宪文的母亲曾文惠红着眼睛接待我,公馆里很哀伤,许多身穿西装的人显得很忙碌,电话也不停地响,可就是没看到李登辉。”

  追思即将开始,李登辉方匆匆走进客厅,他仍穿着整齐的深色西装,表情十分严肃,身旁的秘书还在他耳边小声说着话。

  “李登辉同我们握手道谢,便坐在曾文惠的身旁,他一直都很严肃地板着脸,像往常一样挺直腰着。”当礼拜快结束时,“忽然听到轻微的啜泣声,我看到李登辉已弯下身子,将眼镜摘下,把脸埋在手掌里。”后来,李登辉竟失声痛哭起来。对于爱子英年早逝,李登辉与曾文惠的确痛不欲生,每逢夜深人静,夫妻二人常相拥痛哭。一早起来李登辉又忙于政务,曾文惠独自承受着老年丧子的悲痛。

权力背后的女人

  曾文惠多次向友人提到,李登辉“吩咐”她“不要到处乱跑,不要四处抛头露面,除非参加官方场合及活动以外,不要出门,只要管家好了,因为官场很复杂,女人很容易讲话失当惹祸。”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李登辉在受到层峰赏识出任台北市长后,曾文惠变得繁忙起来,那时她和台北基督教女青年会之间常有往来,曾任该会台北分会董事,也会应邀敲敲爱心锣。3年之后,李登辉出任台湾省“主席”一职,世事的变化令曾文惠不敢想象,她告诉来访的人说:“以前,我们的生活圈很单纯。他当市长后,才跟政界有接触,也感到责任重大。我告诉他,只要有爱心,为人诚恳,做任何事情都一样。今天,他的担子更重,我只有更好好地照顾他。”

  有舆论称:随着李登辉仕途的改变,曾文惠积极地恰如其分地扮演配合性的角色,例如在成为“第一夫人”后,在发型和穿着上,曾文惠都略作改变,根据某位“第一家庭”成员表示,这种改变是曾文惠对自己角色的尊重。在这位人士的感觉中曾文惠在“第一夫人”的头衔下,目前只能扮演一般场合的配合角色,她仍是“某某人的妻子”,这位“第一家庭”成员认为曾文惠并不是“很积极地想独挡一面”。

  曾文惠是传统地以丈夫利益为第一优先的妇女。她曾经说过一句话:“我永远都是一年级。”随着李登辉每一次职务的变更,她都要从头学起,像一年级小学生一样。

  “Tomywife”。但曾文惠调侃地说:“光这样写,人家怎么知道你的wife是谁呀?以后再写书该注明u2018献给爱妻曾文惠u2019。”后来,李登辉在几本中文著作中,如《台湾农业经济论文集》的序文中,特别提到“感谢内子李曾文惠女士……支持我,使我的生活充实美满,克尽人生职责”。

你可能也喜欢

    [db:作者]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