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茶网
WarmTe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天堂 >

你还在等丹尼尔·戴-刘易斯回心转意吗?_电影号图文

好评:6413 次

他备受业界赞誉,三获奥斯卡影帝,前无古人;

他有着疯魔般的演技,为每一个角色都赋予了灵魂;

他低调内敛,寻求避世的人生信念,再度息影;

他是影史上最伟大的演员之一——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

2017年DDL宣布退出影坛的消息让无数影迷感到扼腕叹息,今天是他63岁的生日,不知道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是否和很多其他影迷一样,还在等着他回心转意,重返影坛?今天借着这篇文章,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他卓越演技造就的经典与人生。

第85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2013)

丹尼尔·戴-刘易斯,影史上唯一一位三夺奥斯卡的影帝,他可能是在世的最伟大的男演员,如果要选择一个演员去诠释“最迷人但最危险的角色”,那一定是DDL,绝无第二人选。

DDL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全球最伟大的男演员”(2012)

DDL生于伦敦,却一心向往好莱坞,甚至被称作是“英国的德尼罗”。他把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电影《出租车司机》奉为《圣经》,曾把影片反复观看六遍,他“震惊于它纯粹的内在美,忍不住想一遍又一遍地看”。

一直以来,数量都不是评判演员好坏的绝对标准,DDL更是其中的“异类”,自1971年的处女作《血腥星期天》到2017年的谢幕之作《魅影缝匠》,在他整个电影生涯中,一共只出演过23部作品。他不高产,但是几乎每部作品都是影迷心中的佳作,《我的左脚》、《血色将至》、《林肯》几度封神,让他成为影帝中的影帝。

血色将至 (2007)

斯科塞斯曾在《纽约时报》的批评文章中指出,漫威这类系列电影占领银幕,挤压了电影的创作空间,艺术家的创意电影工业压抑到了边缘。在商业大制作倒逼严肃电影的情况下,DDL的存在就更显珍贵,他塑造的人物往往矜贵而深刻,有着超强的感染力。

“演技之神”DDL常被媒体和影迷形容为“演什么是什么”,他总是通过对文本的深度解读,对角色心理的精准揣摩,来实现那些跨度极大的角色塑造。他以出神入化的演技在千差万别的角色人生中游走,仿佛是个“千面人”,甚至有人说永远记不住现实中DDL的模样。

他是在脖颈间性感一吻,暴击灵魂的同性恋人:

《我美丽的洗衣店》(1985)

是令女性神魂颠倒、风流成性的外科医生:

布拉格之恋 (1988)

在谢里丹的代表作《因父之名》中,他被诬蔑为恐怖分子,是在冤案中受尽折磨,经历十五年悲剧生活的委屈囚徒,DDL 的精湛表演为这部现实意义大过艺术价值的电影增色良多。

因父之名 (1993)

在《血色将至》中他将贪婪演绎到淋漓尽致,是灵魂永远埋于深井的石油大亨,利用养子开疆拓土,在厌恶的教堂中忏悔,用保龄球杀人,直至自我毁灭。仿佛DDL就是那个人性中的至暗魔鬼,虚伪又邪恶。叙事宏大的《血色将至》为DDL赢得了一座小金人,他在其中的表演有种令人过目不忘的惊人力量。奥斯卡评委当时表示,“如果丹尼尔·戴-刘易斯没有赢得奥斯卡影帝,那我们要改写对于‘演技’的定义”。

血色将至 (2007)

他是斯皮尔伯格口中合作过的最具挑战性、最伟大的男演员之一,在《林肯》中他用表演撑起了一段美国史诗,几近完美地还原了总统林肯——他不仅形似,更是一种建立在史实基础上,对林肯形象深刻而丰富的解读与再现。凭借《林肯》中惟妙惟肖的表演,他又一次拿到了奥斯卡影帝。

林肯 Lincoln (2012)

2017年,复古制作《魅影缝匠》是DDL与导演PTA的二度合作,也是他的最后一部作品。在这部格局极小的电影里,他出色地将戏埋进了一针一线、一颦一蹙中。这段爱情本不势均力敌,权力却因毒蘑菇而向弱势的女主倾斜,DDL借由这个病态的爱情故事,向人们展示了什么是终极性感。

DDL饰演的角色迥异到令人惊诧的地步,他有魔力让每个电影都因他而经典,是演员与电影互相成就的稀少存在。他之所以能毫无保留地投入到新角色中,是因为他总以“给予人启发”为自己的目标,强调对生活的洞察和切身体验。

他是纯粹的体验式的方法派演员,因此为了接近所要饰演的角色,他总是“化身”为剧本里的人,像他们一样去生活、去行动、去思考,他不惜抛弃自我意识、泯灭真实的自己,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电影总能给人一种穿透角色生命的感觉。

因父之名 (1993)

但是这种仿佛替换掉全部人生的表演方式,总会让他因入戏太深而难以抽离。他曾说“拍摄现场的最后一天是超现实的。我的思想、身体以及灵魂没有准备好接受作为“另外一个人的结束”。

1989年,在电影《我的左脚》中,为了诠释天生大脑麻痹、只有左脚可以活动的天才画家克里斯蒂•布朗,DDL将自己固定在轮椅上,练习灵活使用左脚,电影中所有用脚作画和写字的镜头都是他自己完成的,并且画得几乎和人物原型一样好。最终,凭借着疯魔般的演技,他一举成名,捧起了人生中的第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

《我的左脚》(1989)

为饰演《纽约黑帮》中的反派“屠夫”,DDL专门学习屠宰基本功;为还原斯皮尔伯格导演电影中的亚伯拉罕·林肯一角, DDL来到林肯生活过的伊利诺伊州专门学习当地人的口音,在拍摄期间,他给戏中饰演他妻子的莎莉·菲尔德发的所有信息都以“你的亚伯”结尾;在《魅影缝匠》中,他变身为严苛的时装裁缝,完成了高强度的服装制作课程,学会了剪裁、褶皱、压针,以妻子丽贝卡·米勒(Rebecca Miller)为模特,复刻了一件巴黎世家(Balenciaga)的原版设计。

《魅影缝匠》(2012)

电影中的DDL是多面、极致、为戏痴狂的,现实中的他却是内敛而寡言的。他远离尘嚣,尽可能地躲避公众视野,不爱宣传电影,极少接受采访,他曾说:“我一生都在学习避世的哲学。”(A lifelong study of evasion)

现在的他留着寸头,耳朵上戴着酷酷的耳钉,手臂上布满纹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Rock star。

作为电影界的“局外人”,他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与这个急促的时代建起了一种显著的疏离感。其实在17年宣布息影前,他就曾隐退五年的时间,师从天才制鞋师Stefano Bemer,在意大利成为一名鞋匠。

魅影缝匠 (2017)

就像他最大的兴趣是木工一样,电影之外的他安静、缓慢、专注。

DDL是如今充斥着商业大制作的电影环境下最珍贵的存在。他对剧本挑剔,不高产,每一部作品都堪称经典。他对电影艺术绝非自我重复式的坚守,为每一个角色都赋予了灵魂。他在业界备受赞誉,获得辉煌成就,却始终坚持自己的生活哲学。也许我们再也等不到他回心转意,但仍然从心底祝福他:愿他可以永远忠于自己,做那个低调而伟大的演员——丹尼尔·戴-刘易斯!

最后用DDL的一句话来收束本文:Life comes first. What I see in the characters, I first try to see in life.

(感受生活是最重要的,我在角色中体会到的东西,首先要在生活中去体验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