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茶网
WarmTe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天堂 >

潘粤明串戏?但我终于看明白《鬼吹灯》宇宙了_滚动新闻

好评:7582 次

它来了,《鬼吹灯》宇宙又解锁了新版本。

这次是《鬼吹灯》原著的第二部《龙岭迷窟》,潘粤明演的胡八一——前不久不还在《怒晴湘西》里演陈玉楼吗?

同一系列IP里演两个不同角色,真不怕串戏?

潘粤明和高伟光这次换了一个辈分?

依然是熟悉的《鬼吹灯》调调,在那偏远山村里,总有些诡异传说……

急于求雨的村民们,从土里挖出一口棺材,里面冒出一只黏糊糊的东西,传说中的……旱魃?

村民马上和旱魃来了一场恶战,两位NPC马大胆和李春来最秀,马大胆大力钉死旱魃;胆小的李春来被迫留下处置现场,却被马大胆逮住,得到了一只绣花鞋……

一只小小的绣花鞋,开启了胡八一小分队冒险之旅。

结束精绝古城冒险之旅的胡八一和王胖子,拿了Shirley杨的投资,总算成了潘家园里有摊位的主了,虽然王胖子主业还是忽悠带货……

而胡八一呢,负责颓废。

我本来还蛮担心潘粤明跟胡八一气质不搭,没想到出场潘老师露脸一个打量的眼神,有点忧郁有几分世故还有点苏……对了对了,就是他。

胡八一和王胖子最甜的瞬间,是我们想要来一趟说走就走的冒险,你负责帮我收拾红裤衩。

为什么要“说走就走”?因为他们吃了李春来的安利。

胡八一和王胖子发现,李春来手上的绣花鞋确实是好货,还请古董商人大金牙帮忙鉴宝砍价,收货时胡八一又抠抠搜搜从王胖子身上摸钱,砍了李春来一顿羊肉饭钱——忽悠小分队成就get。

面对这仨的压榨砍价,李春来不高兴了,说还有另一只绣花鞋和一箱宝物,请他们到自己古蓝县看看。听说有好货收,忽悠小分队决定,跟着李春来走一趟。

想发财好难,小分队坐小破车被司机丢在路上;坐个船还被怪鱼撞,差点命丧黄河。

好不容易到古蓝县看到宝物了,发现李春来不对劲,忽悠小分队遇上大忽悠,差点被“仙人跳”,只好一路拔足狂奔。

边跑边battle马大胆的凶神恶煞坏人队

三人顺着陈瞎子的指点“逃亡”到鱼骨庙,一不小心掉进传说中的龙岭迷窟,前有蝙蝠后有人面蜘蛛,只好又开启迷窟大暴走模式……

大金牙和王胖子都掉下去了,还能怎么办,胡八一跟着跳呗

没错,亮点来了。

小分队的外挂buff陈瞎子,就是《怒晴湘西》里的陈玉楼!

真不亏我追完了前几部《鬼吹灯》,之前的人物和剧情线在这里全对上了!

另一边远在美国的Shirley杨也出场了,她读着外公留下来的手札:“吾带师弟老洋人与师妹花灵深入瓶山,惜师弟师妹惨死他乡……”

等等,这说的就是《怒晴湘西》里鹧鸪哨的故事啊!当时小师妹花灵死的时候我都看哭了。

到这剧里,鹧鸪哨以Shirley杨的外公出场,两代故事终于串联了起来。

而且,预告里真的有鹧鸪哨出场!路透也显示,这回的鹧鸪哨仍是高伟光。

所以,潘粤明和高伟光换了个辈分,又要在《鬼吹灯》大宇宙里相聚了?

想想就兴奋。

错综复杂的鬼吹灯宇宙

潘粤明从陈玉楼变胡八一,真能不串戏吗?

编剧的解决方式很妙,让陈瞎子给胡八一来了个“摸骨识脸”,在胡八一脸上乱摸一通,最后陈瞎子幽幽说道:“你与老夫年轻的时候颇有几分相似。”

一个小巧思,搞定演员串戏bug,还有点“彩蛋”的惊喜感。

这种“惊喜”,追过《鬼吹灯》系列的朋友可能更有感觉。

要知道,《鬼吹灯》宇宙很庞大,没看过原著,要靠影视剧几个刷怪打boss的情节理解故事线,并不那么容易。

当年看《龙岭迷窟》原著突然出现鹧鸪哨我也是懵的

原著里,小分队的探险和上一代的回忆杀,乃至前朝古代摸金校尉的故事,都是穿插进行的。

由第一部《精绝古城》开始,胡八一、胖子、Shirley杨三人完成了初识和第一次集体探险,还铺开了一个神秘的东方传说。

在这个传说里,Shirley杨是关键人物。她必须要找到雮尘珠,只能请深谙摸金校尉行规的胡八一帮忙,这是小分队探险的启动点。

但是,为什么要找雮尘珠呢?

那又涉及到鹧鸪哨的故事线了,这乃是搬山道人千古以来的使命所在,最后更是只剩下鹧鸪哨这一位末路英雄,他倾尽一生,都在为保住族人血脉战斗。

这个故事,在《精绝古城》小说里讲了个轮廓,占了大概有四分之一的篇幅,那意味着——直接拍出来,可能有一小半剧情没有胡八一主角小分队。

还有搬山、卸岭……这些元素撑起了整个鬼吹灯宇宙,可那到底是什么?天下霸唱直到后续的《怒晴湘西》,才让鹧鸪哨和陈玉楼的故事线变得更完整。

所以当小说需要变成影视剧的时候,很多情节的“出场顺序”就很重要了。

先把最惊艳的《精绝古城》拍出来,还能“回到过去时”讲一个胡八一年轻时“黄皮子坟”的冒险故事;

《黄皮子坟》算是一个番外,以东北民俗故事为主线,又包含了许多胡八一和胖子青年时期的故事,算是整个故事宇宙里的横向拓展。

和主线剧情关系不大,却与鬼吹灯的诡奇氛围一脉相承

再到《怒晴湘西》讲明白鹧鸪哨和陈玉楼是怎么回事,到这《龙岭迷窟》里,你会对整个剧情有更完整的理解。

从《精绝古城》一行之后,胡八一和胖子开始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里,只要去过鬼洞的人背后都会长出眼球状的红斑。

到《龙岭迷窟》,大家身上的“诅咒”并没有消失。

虽然胡八一决定洗手不干了,只是被一双绣花鞋吸引去古蓝县,还不是为了生活,想赚多点钱……

但随着剧情往后走,如果你发现身上的印记和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那深入各大深山宝地冒险,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不冒险就会死,当然是要赶紧打卡更多神奇地点鸭!

这样的叙事发展,大家也不会被各路回忆杀带出戏了。当然,没看过《怒晴湘西》也不影响理解剧情,因为骨肉和轮廓分开讲了。

看到鹧鸪哨在预告里出现的时候,也真的会有一种玩解谜游戏的快乐——

你慢慢解开了很多线索,最后拼到一起,发现它们是个完整的故事!

在故事里还能捞彩蛋、捞糖,胡杨CP,胡王CP还有鹧鸪哨和陈玉楼的CP缘再续,怎么嗑都很带感。

这种看剧能从主线暗线挖到乐趣的感觉,其实也不陌生。

打开鬼吹灯宇宙每一部新剧之前,你都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还记得看“漫威”挖彩蛋、捋时间线的快乐吗?

原著怎么画的,可能有很多人没关注。但只要你追过一两部漫威,基本能明白不同角色和剧情之间的连结,哪怕换演员换导演,也不影响我们快乐追番。

当然,《鬼吹灯》和“漫威宇宙”的生长方式有着根本差异。

漫威是在“纪传体”叙事的基础上整理宇宙框架,钢铁侠、浩克、美队们首先各自成长,在某个节点相遇开启共同的冒险故事,最终无数英雄传编织成超英混战的高光局面。

《鬼吹灯》则不同,和历史叙事传统相反,这个典型的中国式探险故事,走的却是非典型编年史的路子。

胡八一还是那个胡八一,胖子还是那个胖子,他们的故事在理论上是编年的,实际上却分割成了相对独立的单元。

这种漫画或幻想文学的古典结构就很适合影视化,强IP、弱联系,不像严守时间线的作品,如果中间垮掉了,前后的故事都受影响。但如果这些故事只通过线索和彩蛋去串联,那人们忘了《蝙蝠侠1》也并不妨碍他们盛赞《蝙蝠侠2》。

众所周知,幻想世界的时间不是纯线性的。

漫威日常需要处理的各种BUG,从根本上说其实来自于漫画世界的旧传统,老派幻想的故事往往是单元化的,主角设定起串联作用。《鬼吹灯》原著的串联手法就充满了复古的意味。

无论是卡尔·麦还是印第安纳琼斯,这些幻想探险小说主角的冒险经历都有明显的单元性。小白高达迷也会疑问,“高达到底哪一部在前?”——高达年代确实久远,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许多幻想故事因为单元化,即便顺序出错影响也不大。

在《鬼吹灯》这里,至少我觉得,整个大IP宇宙的“实验”玩得还不错。

拿《黄皮子坟》来说,故事比较简单,但管虎和费振翔用现代的镜头语言描绘了诡谲神秘的“黄皮子”视野,小分队的“密室逃脱”也成了最欢乐的地方。

到《龙岭迷窟》,这种氛围延续了下来,故事线则延续了《怒晴湘西》和《精绝古城》。

并且,《龙岭迷窟》还很容易找到好莱坞式的笑点和故事铺排。

比如大型真香现场。

大金牙在茅厕里找到一块垫石,发现是西夏古物,小分队边吃东西边围观,胡八一问:“香吗?”王胖子说:“还行,就是有点辣眼睛。”

这里还可以对应陈瞎子的出场,老爷子慢悠悠从茅厕站起来,这镜头真是神来之笔。

到满布蝙蝠的洞窟里,王胖子忍不住放了个屁,引得蝙蝠乱飞,两人狼狈狂奔……最后胡八一手上沾了点蝙蝠shi,还往王胖子手上抹了抹。

再到下一个“真香”现场,则是王胖子在一具“尸骨”上找到闻香玉,他说:“真香啊。”——也难怪弹幕说这是最传神的王胖子了,真的又贪婪又猪队友。

而且,从茅坑看西夏古物,到拿摸金符得闻香玉,全是原著里的重要情节,这些情节要是苦大仇深地加上胡八一心理动态讲一堆,那就太累赘了。

以欢乐CP刷怪打boss的方式推进,轻轻松松前六集就搞定了打旱魃、赶怪鱼、进龙岭迷窟,连人面蜘蛛都露了个脸,这节奏好得很。

这段太好笑了

这个路子是对的,它天然是个中国故事,基色就是中国的,不需要再刻意渲染。

我对《龙岭迷窟》的好感,大半来自于故事的推进有太多构架在神秘主义的“常识”之上。

常年不雨,村民就要打旱魃;

一只绣花鞋勾着忽悠小分队前进,船过黄河的时候一个“鱼骨庙”的故事引动风雨大作,感觉就像是旧时在茶楼里听评书……

大金牙还说天津也有鱼骨庙,又为这传说增加了虚虚实实的味道

就像不同说书人口中,潘金莲有不同的风姿,林冲有不同的结局,这是不是“水浒宇宙”呢?我觉得算是,一个时空平行的水浒宇宙。重要的不是排列故事的方式,而是构筑某一种被受众认可的“熟悉感”。

《鬼吹灯》宇宙也是,用故事线和神秘传说串联出一种熟悉感,同时每一部完全不同的演员阵容和风格,又避免了很多常规影视剧的续集“狗尾续貂”bug。

而且,打开每一部《鬼吹灯》之前,你都不知道它里面会有什么,也就有了开盲盒式的快乐。

另外,陈瞎子的推演预测手法很酷炫哦!大家可以留意一下。

E姐结语:

所谓“宇宙”,我并不觉得是什么特别高大上的概念。

归根到底,那个构架在缤纷故事之上的“宇宙框架”,依赖的是某种文化认同。漫威世界的编码也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星空般深邃复杂,如今看起来耀眼的星空,最初也是一个个故事稀疏点亮的,真正构成它的,是粉丝的“补完”,是文化氛围的形成。

鬼吹灯可以尝试去点亮自己的宇宙,其它中国幻想也都可以。也许我们的原生幻想土壤相对贫瘠,但我们可以借传统文化早已植入人心的概念跑得快一些,我认为这是对的。

所谓“熟悉感”从来也不是一模一样,从克苏鲁到DND,世界框架既不在情节,也不在细节,一字记之曰心。

《鬼吹灯》原著里一句话讲完的马大胆在《龙岭迷窟》变“坏人”,给小分队带来一段意外冒险,这不仅是彩蛋,更是宇宙的“3K余烬”,能够提升实际的温度。

宇宙构建的另外一部分,是戏外的连结。

潘粤明演两个角色会不会串戏?编剧直接在剧里搞定这个问题了。今天潘粤明还特别用心地在豆瓣上写了一篇剧评,提到自己两个角色有可能串戏的问题。

这些戏外的互动,也能让戏里角色更加鲜活起来,它不是一个平面角色,而是有人在用心创造的,塑造它们的不止是演员,还有喜欢这个IP宇宙的所有人——要是这篇不行,推翻重来,反正宇宙系列里网格互不冲突。

拿《鬼吹灯》和漫威比,当然有点远,但有太多人心里确实渴望着这样一个恢宏的幻想世界,希望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宇宙”。我希望《鬼吹灯》真有这样的野心,中国不缺少灵性奇幻的土壤,缺少的,也许只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就从目前这六集来看,《龙岭迷窟》开局8.4分,值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