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茶网
WarmTe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天堂 >

陈建斌拍《甄嬛传》很烦? 演员在这里才敢说真话_电影天堂

好评:3323 次

电影网专稿 昨天,一贯低调的“皇上”——陈建斌登上热搜,小电君多少有些意外。

热搜内容是他在某档节目上首度在公开《甄嬛传》片场,被“女人们”簇拥的“真实”感受:

一个字:烦!

两个字:真烦!

“我们在现场拍戏,就我一个人,这么大一个屋子,全是女的,拍的时候还好,她们都得磕头什么的,你还觉得很享受

但一拍完,他们就同时开始说话,我就觉得真的很烦,真的很郁闷。我就只能默默地走出这现场...”

这时,一旁的对谈嘉宾周迅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因为那画面太真实,太有生活感。

正是这种从戏里到戏外的“烦”,让陈建斌把雍正的“愁”演绎得入木三分。

原来“烦”也可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说起这段视频的来源,正是小电君曾经墙裂安利过的《表演者言》第二季。

第二季自6月6日起每周三、周四晚十点档在CCTV-6电影频道播出,目前已更新了整整6期。

豆瓣上仅有363个人评价,还不足以生成评分。对于这档格外清淡的谈话节目,观众们似乎总需要时间去沉淀和发现它的好。

就像第一季,全部播出后,经过口口相传,节目才被越来越多人看到,评分一直没低过8.9分。

在第二季的短评中,一则评语道出了小电君的心声:

“这个节目真的很纯粹”。

首先,嘉宾是陈冲、陈建斌,王砚辉、于和伟、田壮壮、黄觉、舒淇、宋佳等。在明星和话题之前,他们的第一重身份永远是有分量的两个字——“演员”。

再来说形式,在短短的16分钟里,他们不需要用所谓的综艺感迎合观众的趣味和想象,也因为不在作品宣传期,不需要为了票房压力曲意逢迎。

他们需要做的似乎只是坐在那里,聊聊表演、聊聊人生,聊聊自己最想说的话。

从第一季第一期,嘉宾黄渤的主题——“求实”开始,“真实”就是这些演员最常提到的关键词。

发起人周迅说:自己想做“纪录片式的演员”。

将自己完全交给角色,用角色真实得再现生活。

这就意味着演员永远不能离“生活”太远。

舒淇说,自己至今仍保持着在“酒吧门口看人的习惯”,分析每个人的性格,接下来会干什么。这些都可能成为未来表演中的养分,因为都是最真的生活。

在出演《最好的时光》第三段故事中的欧阳靖时,舒淇坦言这一角色没有剧本,她不知道欧阳靖是早产儿、心脏病和渐盲症患者。

侯孝贤只是让她在开拍前跟人物原型长时间地聊天、喝咖啡,捕捉她细微间的一举一动,再把这些投入到片场中。

这便成就了角色的“真”,不来自于任何浮于表面的想象,而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和观察。

如宋佳所说:“你的任务是要把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人演出来,至于其他的美丑……留给观众。”

演员的“真”还是拒绝“脸谱化”。

曹保平的“御用演员”王砚辉在节目中坦言,自己最怕的就是人物干瘪、单一、脸谱化。

在《非凡任务》的剧本中,他饰演的毒枭恰恰是一个有些“脸谱化”的角色,香港的团队也为他设计好了一套“大金链子、油头粉面”的典型黑社会老大形象。

他一听便说不行,“一个三线城市的毒枭,他不愿意让自己太招摇,招摇早就被灭了”。

于是,他亲手设计了成片中的人物形象:胡子拉碴、大腹便便,穿着乡镇小老板常穿的破夹克,而一副金丝眼镜又暗藏玄机,既有低调又有张扬。

他在《烈日灼心》中饰演的“真凶”更是如此。

我们在影视剧里,见过太多面目狰狞的变态杀手,固然可怕却不免失真。

王砚辉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他在不到三分钟的表演中极度克制,复述杀人过程像讲述与自己毫不相关的生活琐事,看似波澜不惊却让观众后脊暗戳戳地升起一股凉意。

相信很多人与周迅有相似的感觉:“我当时真的以为那是一段资料片...现实中的杀手,其实很多都是很平静的”。

王砚辉自己也说,角色来源于生活的积淀:“男演员在四十岁,才有一些筋骨,一定要经历一些事情,才有对生活感悟的深度”。

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历史人物同样有“真假”之分。

在塑造新《三国》中“曹操”这一角色时,陈建斌首先想到的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枭雄”等如标签一样几千年固化不变的人物定位,而是自己在研究生期间,宿舍里挂着的曹操的名篇《短歌行》。

“诗由心生,写出这样的诗句的不可能是那样一个奸人”。

于是,他决定塑造一个诗词中体会到的,矛盾又复杂的曹操:“他也是一个鲜活的人,跟我们一样,对妻子对孩子有爱,因爱生恨...菩萨心肠,配以霹雳手段。”

如曹操在戏中的一句台词所说:“自古以来,大奸似忠、大伪似真,但我仍然是我,我从来不怕别人看错我”。

在周迅看来,比角色真实更重要的是演员对自己的诚实。

“演员诚实是非常重要的,你诚实了之后,你才能去体会,你才没有障碍,都不诚实面对自己,怎么面对自己的角色呢?”

王砚辉坦言,自己也在北京漂过一段时间,但“漂着漂着,我觉得我怎么没了,我不是北京人,又不是云南人怎么办。”

于是,他选择回到云南,回到自己的根上去,做回一个普通人:“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拿个茶缸子,到自己演出的地方,演完了然后聊聊戏。”

而这种普通生活恰恰是周迅求而不得的:“他生活在昆明,一转身就能回到最普通的生活里,所以他能听到看到真的人和事”

王砚辉这一期的主题诗句是:“不受虚言,不听浮术,不采华名,不兴伪事”。

在周迅看来,在什么都求快的演艺圈有一种特别怪的逻辑:“演员好好演才是演员,被更多人知道,是因为你演得好,名和利才会来,而不是你先有了名和利,你才好好演,不是这个逻辑,演员不是为了这个去的,为红而红,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王砚辉的一番话则更为朴实:“它(名利)要引诱,它来引诱,它来了我不管他,我必须按照我的路子往前走,不能被他拉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