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茶网
WarmTea.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影天堂 >

“带货达人”黄觉:网络上的我不太真实 像在表演_专访

好评:7336 次

电影网专稿 如果你对黄觉的了解是从社交网络开始,那么他在你的眼中可能是“美鞋博主”、“带货达人”、“舞蹈家”,甚至还可能是如今听起来颇有些古早的“段子手”。

黄觉将这些身份一一“认证”,每天花式分享着自己生活中各种有趣(或本该无趣)的小细节。和他互动的粉丝有不少,大家还给这位今年43岁、已经号称遇到“中年危机”的男演员起了一个偶像派的昵称:觉宝。

直到面对面坐下来,你才会发现生活中的黄觉更贴近他在影视作品里呈现的状态。

例如刚刚在戛纳首映的《地球最后的夜晚》中,黄觉饰演了一个重回故乡的寡言男人。他形容自己在表演过程中一直“压着自己”,收起了一切多余的情绪。采访中也是这样,黄觉始终很平和,连声音也很低很轻。

“网络上的我其实挺不真实的,像是一种自我调剂式的外溢。很多没有太强社交能力的人,就会在网络上变成这样子。”黄觉毫不客气的“拆穿”了自己的人设。

“是不是有点演戏的感觉,好像在表演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我问。

“你这么说是有可能。我说自己是什么‘董事长’或者‘带货达人’,其实生活里我根本不在意鞋子什么牌子、什么型号。可能就像你说的,我在演这些角色。”黄觉稍加思索,“其实可能我就是对这个世界关注点很多,对这个世界挺好奇的。”

关于《地球》| 长镜头只是内容载体 片酬低到“聊不下去”

《地球最后的夜晚》戛纳首映的那天,我们在德彪西放映厅出口等到了同样刚刚看完电影的黄觉。

“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

“有点懵。”黄觉坦言。

他是有理由“懵”的。临近电影节首映前几天,导演毕赣才带着新鲜出炉的拷贝赶到戛纳。正片预告首次曝光时,黄觉还在微博上写道:“突然心头一紧。全片我会不会只是以旁白出现?”

在他眼里,毕赣是一个“不可预知”型的导演。但这也是黄觉最喜欢新导演的部分。两人最初见面时,《地球最后的夜晚》还没有剧本:“他(毕赣)就是和我陈述了2D部分三场戏的拍摄方式、男女主角的名字,还有就是3D长镜头这个概念,这几个点都挺吸引我的。”

所幸,开拍前《地球最后的夜晚》已经有了很完整、可读性和文学性都很高的故事。拍的时候,导演和演员也忠实的将这些内容全部拍了出来。不过后期剪辑的过程中,黄觉还是感受到了毕赣大量的“二次创作”:“他只把一部分影像露在水面上,更多东西可能就藏在了水底,但都还是有连接的,可能换做了一种旁白的形式。”

提到旁白,黄觉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有不少的凯里方言台词。开机前体验生活是必须的,而早在体验生活之前,毕赣的语言老师就已经跟到了另一部戏的剧组,占据了他所有的业余时间。如果再要算上后期的多次段落补拍,黄觉在这个剧组整整待了11个月。

除了协调档期,所有演员为支持新导演还做出了更多实质性的让步——比如自降片酬。“我跟毕赣说,我愿意给出半年时间来做这个电影,谈片酬的时候,我要了很低很低(的价格)。然后他给出的片酬还是比我给的再低一半。我说这也太低了(笑)。然后毕赣说,‘这样吧,可能有个广告会找我,能挣点钱,我把广告的报酬补贴给你’。这样的话就聊不下去了,算了,就这样吧。”

如今《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戛纳首映后讨论度暴增。对于不断发酵的口碑,黄觉自己还是有点忐忑。他坦言,在自己看来目前口碑只是集中于电影的表达形式(3D长镜头)。

“我们真正想去体现的一些精神内核,可能还没发酵到。”黄觉希望观众能够注意到那些感动自己的细节,“就像看《路边野餐》的时候,感动我的并不是那个长镜头,是长镜头里面的一个段落,那个女孩听《小茉莉》时的一个表情。《地球》里面也有这种感动我的细节存在。虽然(3D长镜头)的形式是一个很炸、很颠覆的东西,但是它只是一个载体而已。”

关于“黄觉”| 网络上的我不太真实 像在演这些角色

随剧组踏上戛纳红毯的那个下午,一身黑西装的黄觉看起来很酷,和《地球最后的夜晚》中那个有点神秘、有点阴郁、有点寡言的“杀手”罗紘武气质相配,也很符合一部分影迷给他的定位——文艺男神。

然而在网络上,黄觉则先后对那一场红毯发表了三条评价。一条搭配他的球鞋呼应“美鞋博主”梗:“就这么说吧、皮鞋、没带。”;一条“爆料”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与导演毕赣的对话:“福茂在红毯的尽头见到毕赣的第一句话、你的电影做完了吗?毕赣说、嗯、、做完了、、福茂说、、我已经一头是汗了。”;最后一条则在“吐槽”同组演员陈永忠:“小姑爹也太心机了、还给自己准备了副墨镜、、”

……总之画风从“文艺男神黄觉”一下便穿越到了“网红觉宝”。

提到自己表现出的反差萌,黄觉不假思索便“拆穿”了自己的人设。“其实微博上那个(我)挺不真实的。我觉得那就是一种自我调剂式的外溢。其实你看很多在网上很活跃的人,线下都跟我差不多,就是很没有社交能力,也没有太好的表达能力,所以才会在网上变成这个样子。”

不用面对面交流,会让黄觉感到更自由:“你表达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会更自由。(不过)一自由你可能就会矫枉过正。后面微博就变成了我自己跟自己开玩笑,自己和自己找乐趣的一个方式。”

“是不是有点演戏的感觉,好像在表演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

“对,你这么说是有可能是表演。其实我说自己是什么舞蹈家,艺术家,董事长或者带货达人。其实生活里我根本不在意鞋子什么牌子、什么型号。可能就像你说的,我就在演这些角色。我会不停的买鞋。但是对这个有多关注,我说不出来。”黄觉稍加思索。“其实可能我就是对这个世界关注点很多,对这个世界挺好奇的。”

“来戛纳有在鞋上下功夫吗。”采访最后,我们还是忍不住cue了一下美鞋博主的“本职工作”。

“我就带了一双鞋,皮鞋本来我想着,后面忘带了,我又不能穿上球鞋走红毯,所以是在当地现买的。但在横店,我的屋子里面都堆满了鞋,只不过来的时候就穿了一双。”黄觉指了指自己的白色球鞋。

文/獠牙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推荐内容